uc書盟 > 天道天驕 > 第三千二百三十七章 囂張且可愛!

第三千二百三十七章 囂張且可愛!

    各方勢力眼中的云嵐宗開始收縮力量,在外所有強者全部召回,門內弟子不得擅自出入,一座座可怖的陣紋延綿數萬里,云嵐宗已經拒絕所有外來者的進入!

    “怎么辦!當初就說不該去落井下石!現在好了,好處沒有得到半點,惹了這么一個大禍害!”

    “老九!你與龍蒼那點破事要毀了真個云嵐宗!”

    “放屁!當初出手的時候你們一個個比我都興奮,現在怎么都都怪到我頭上了!難道你們就沒有責任?”

    云嵐宗上下都是吵成了一團,他們還沒有黑潮宗來的龐大,門下弟子更是各分派系,如今主戰主和更是快要打起來了!

    “別吵了!”渾厚的聲音響起,云嵐宗快要打起來的強者都是安靜下來!

    云嵐宗主踏步走一道陣紋之中走了出來,炯炯有神的眸子掃過四周,諸強都是低下頭,這云嵐宗主可是真正從殺戮之中站穩的腳步,獨掌生殺大權!

    “執法殿他們并不會出手,這一戰需要云嵐宗自己扛了!”云嵐宗主淡淡說道!

    轟!下方諸強瞬間炸了鍋一般,他們同樣選擇投靠了執法殿,可是這一次沒有得到回應!

    “這群王八蛋,孝敬收了不少, 關鍵時刻居然不出手!”

    “沒錯!這幫家伙根本就是白眼狼,早知道還不如中立來的靠譜!”

    “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什么顧全大局全是假的!這群家伙我看就是怕了林錚!”

    恩?最后兩個字一出,全場再次安靜了下來,誠如眾人所說,如今有誰人不忌憚林錚?一個三十三層天修為的家伙斬殺七道紀元之力活了百萬年的老怪物,這根本無法想象!

    云嵐宗主沉默了下來,諸強也都是沉默不語,面對執法殿他們也沒有太慫,可是面對這林錚,他們有些慫了!

    要知道那個叫做王莊的已經一人之力挑了二十余家勢力了,能殺的殺,不能殺的換著殺,短短數日時間這家伙宛如殺神在他手里怕是有了千萬亡魂!

    而且最新消息,這王莊已經是貨真價實的三道紀元之力的強者!那么他現在可以對戰何等修為的存在?

    等等,怎么感覺這林錚的兩名弟子境界都要比他高出許多,可是偏偏三人之中最強的還是林錚!那洪洗象...人去哪里了?

    轟!云嵐宗之外巨大的轟鳴聲響徹,猶如星辰墜落,隨后便是巨大的喧囂之聲!

    “去看看發生了什么!老九你們留一下,我有事情和你們說!”云嵐宗主開口說道!

    老九幾人停下腳步,而四周諸強者則是一股腦的沖了出去,云嵐宗位面壁壘之上一顆顆星辰凝聚隨后猶如暴雨一般落下,一聲聲巨大的轟鳴響徹,可怖的漣漪卷動,山岳崩碎,江河沸騰,無數云嵐宗弟子也顧不得爭吵紛紛出手祭煉大陣將四周山河穩固下來!

    “誰!是誰!”一名云嵐宗長老暴怒!

    “長老...貌似是...一頭牛?”

    一頭牛?云嵐宗諸強紛紛抬起頭,域外之上一頭老牛腳踩青芒踏步而行,不過是片刻之間漫談星辰墜落,仿若那一顆顆恐怖星辰是牛蹄一旁的石子,被它隨意踢動!

    咔嚓!位面壁壘裂開一道縫隙,一聲輕哞,老牛踏步而來!在那老牛身上洪洗象一臉笑容,驀然間洪洗象背后冒出一個身穿紅襖的小丫頭,只不過這小丫頭雙眸血紅一片,令人望而生畏!

    “咳咳!本不想以這種方式,奈何貴教太小氣!閉門謝客么?”洪洗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砸壞了一點,修修還能用!”

    眾人快要吐血了,可是認出這洪洗象的身份,眾人誰也沒有出手!要知道這洪洗象比那王莊更狠一些,生啖三千惡鬼,這可是...恩,這是人干的事情么?

    “恩!師尊坐下洪洗象,特來貴教討個說法!”洪洗象煞有其事的說道,隨后又補充道:“我師尊是誰大家都清楚哈?”

    眾人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看著洪洗象,如果不是看到這人一擊之力破開位面壁壘,眾人再久一哄而上將對方轟殺成渣了!

    “其事也沒啥大事兒,就是前幾天,聽說你們對我們家小主子出手了?”洪洗象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不過說到一半又連忙拍了拍紅兒的腦袋說道:“恩,你也是小主子,那是另外一個小姐姐,你一定會喜歡的!”

    嗚嗚!紅兒乖巧點頭,洪洗象臉上露出一絲憐惜,雖然幫紅兒鎮壓神鬼不詳,可是一身的缺陷卻是無法彌補了,紅兒仍舊沒有舌頭,仍舊不能發出分毫話語,這邊是缺!

    “你師祖的事兒不要太傷心,他殺戮太重,如果不是知道他來這里,我才不來呢!”洪洗象沖著紅兒小聲說道:“如果讓他來了,這里活下來的沒幾個,黑潮宗是個幌子,再說這云嵐宗聽說沒啥積蓄...”

    遠處眾人又氣又急,然后又是有些驚恐,怎么著?這林錚已經在來的路上了?而且還要大開殺戒?

    “咳咳!啰嗦了!啰嗦了!”洪洗象連忙正色望著前方眾人開口道:“云嵐宗主,前來一敘,如何?”

    滾滾吟嘯猶如颶風,眾人只覺得耳邊回響一片,偌大位面似乎都被恐怖音浪充斥其中,眾人無不駭然,這...又是一個大妖孽!

    而此刻云嵐宗主殿之中,云嵐宗主沖著前方神龕緩緩跪拜,在他身邊是數顆頭顱,死不瞑目的九長老一群人到死也不知道這云嵐宗主究竟為何會對他們出手!

    “云嵐宗諸位圣賢在上,如今是云嵐宗生死存亡時刻...執法殿并非良善,或許這林錚是一個選擇!”云嵐宗主緩緩行禮,隨后起身正了正衣冠帶著數個頭顱在眾云嵐宗弟子驚駭的目光之中破空而去!

    與此同時遙遠龍蒼之界破碎的位面之上,恩,說是破碎,不如說是一片漆黑的混沌,在一塊不曾完全成型的大陸之上,一座古銅神殿落在地面中央,四周一名名身形壯碩的熔巖巨人正不知疲倦般的出手!

    燃燒的巨石,奔涌的巖漿,還有諸多雜亂的攻擊!熔巖巨人正在消耗那銅宮的力量,只不過時間過去不短了,那神殿之上的林曦仍舊是一臉笑容,偶爾還抓出一個仙果吃的那叫一個香甜!

    四周圍觀的各家勢力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雖然這銀血王拒絕了眾人援助,可是眾人并不曾散去,他們想看看在林錚到來之前,這銅宮究竟還能堅持多久?

    那么問題來了,這銅宮是何人所鑄?為何會在龍蒼?為何又落在了林曦的手中?

    “大塊頭們!加油呀!”林曦擺了擺手說道:“不過,賬還是腰算的!偷襲銅兒,偷襲大黑,偷襲童童,你們慘了!”

    “簡單說,你們會變成大大小小的石頭散落一地...雜亂無章的那種!”林曦露出可愛的笑容,不過眸子還是有掩飾不住的憤怒!

    遠處各家勢力更加無語了,不少人的目光都是露在了遠處調息的銀血王身上,銀血王已經得知林錚的消息,以林錚的性格自然不會如此莽撞,可是他的底牌在哪里?僅僅是突破三十二層天壁壘?

    “銀血王?我知道你聽得見,回頭落日弓就要瞄準你了!嗖!”林曦做了一個拉弓的動作,一旁林童童啞然失笑,這林曦如今也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可是要比孩童時活潑太多了!

    這大概就是快要叛逆的少女?林童童望著不遠處正在逼出一道道黑色霧氣的林銅兒,再將目光落到對面幾人身上,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這丫頭太囂張了,那銀血王就沒有一點辦法?”遠處有弟子小聲嘀咕道!

    “辦法?什么辦法?這銅宮最強的就是防守!而且貌似這丫頭身上不缺仙脈,你沒看到前幾日千萬仙脈祭煉的盛況,簡直了!”

    “這也太囂張了,你看那邊的白骨架子都快冒煙了!”

    “噤聲!那是惡魔君主,鴻蒙一縷戾氣惡念所生,不是咱們招惹的!”

    轟隆!大地震動,恐怖的碰撞之音不斷炸裂,一頭數萬丈的熔巖巨人踏步從遠處走來,在他身后一根密布倒刺的狼牙棒猛然間掄起,炸裂的破空聲刺耳尖銳,整座銅宮顫抖嗡鳴似乎快要碎裂!

    “別以術法,用力量!”渾厚的聲音傳來,那萬丈熔巖巨人再次掄起了粗糙的狼牙棒狠狠砸落!

    轟!這一次那銅宮之上一抹青芒一閃而過,林曦快速捏動法印剎那間百萬仙脈燃燒,無數古符在銅宮之間流淌蔓延!

    “大個子,我記住你了!”林曦淡淡開口說道:“我認識一個比你還高的,你小心了!”

    “是么?”那熔巖巨人嗡聲回應,掄起狼牙棒向著林曦所在的位置直接砸落!

    轟!恐怖的漣漪不斷炸裂,可是林曦仍舊是一臉淡然,嘴角帶著甜甜笑容,可愛的大眼睛連眨一下都沒有!

    這一次眾人不由得側目,敢說是一回事,這膽量可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林曦?這小姑娘不簡單的很,囂張且可愛!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