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系統的超級宗門 > 728、與妖族的談判,開始!

728、與妖族的談判,開始!

    這時,溫平忽然間問道:“妖族過來了,這一切因你而起,你要走還是要留?”

    龍野看一眼正朝著而來的眾妖們,既然妖族的秘境都已經毀于剛才的戰斗,那留下了也沒什么意義。再加上他現在身體的傷勢很重,留在這如果妖族發難,他肯定是沒什么能力反抗的,最后還是得依托溫平搭救。

    這時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浩瀚城見!闭f罷,龍野便朝著相反的方向走去。

    此刻的妖族已經不再是剛才孤立無援的狀況,在剛才譴責者的戰斗過程中,妖族集結了近十萬妖眾。一眼掃過去,各種在妖皇湖之外根本就見不到的稀有大妖數之不盡,不過因畏懼譴責者,無一敢去追龍野。

    作為投靠了龍野的時風,龍野雖走,沒有給他想要的東西,但是溫平尚在,時風便并沒有站在妖皇湖一邊的打算。

    不過時風很迷茫,這不朽宗宗主溫平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

    救了四王懷空,向著妖族?

    可他又相助龍野。

    正想著呢,黎關的冷眸掃了過來,“你的事情,我們待會再算!”

    “不用待會,就現在吧。你我誰活,誰就做妖族的新妖王!睍r風說這話時下意識地看了眼懷空,目光中帶著挑釁的意味。

    懷空選擇一言不發。

    一來是,他沒有這個實力。

    二來是,妖族秘境已毀,新妖皇只也是一個名頭而已。

    得不到妖族傳承,新妖皇只能止步于半步地無禁的層次。

    難不成新的妖皇也得學父親一樣去天地湖之外的地方闖蕩,然后用命找踏入更高境界的機會?

    黎關也沒有理會時風,繼續走向溫平。

    在距離溫平百米的地方停住后,聲音中毫無感情地說道:“溫宗主,我妖族秘境已毀,你們該離去了吧?”

    他憤怒,可不能表現出來。

    此時發怒,那黑翼男人幾劍便可殺盡這兒的妖族。

    然而,溫平搖了搖頭。

    而后,溫平說道:“讓懷空和我談吧,我和他是舊識!

    懷空當即走了上來,并未在百米的方向停住,還往前走了一段距離。

    停步后,懷空擠出一個微笑,道:“溫宗主,許久未見,別來無恙。我那不成器的女兒可還好?”

    溫平微笑著應答:“要不這事完了去看看?妖皇湖隔著東湖也不遠!

    “會的!睉芽拯c點頭。

    溫平不再寒暄,開門見山地說道:“其實本宗主來這是有件事想跟妖族商量,找個地方談一談?這廢墟之上,好像不太適合談事情!

    “不知溫宗主有什么事情?”懷空忙問。

    溫平說道:“首先,我澄清,今天所發生的的一切,我都沒參與。毀壞妖族秘境也不關我的事情,你們若是想追究,可以問責他!

    溫平一指身旁的譴責者。

    譴責者目無表情,不過臉卻微微動了一下,似乎看向了黎關他們。

    懷空擠出一縷苦笑,說道:“明白,若是溫宗主想針對妖族,也就不會救下我那四弟!

    “我想跟你們商量的事情其實說簡單也簡單,只要你們點個頭,我就可以將不朽宗的資源傾斜過來一些,助你們妖族走上一條更寬闊的道路!

    “更寬闊的道路?”

    “你可以理解為,讓你們妖族更強大!

    “溫宗主是想拉著我們同抗百宗聯盟?”

    對于百宗聯盟欲要剿滅不朽宗這一點,懷空還是有所耳聞的。

    可轉念一想,連地無禁強者都聽命于溫平,溫平不至于怕什么百宗聯盟吧?

    正思索時,溫平笑著開口了,“并不是。其實,我對你們妖族并不感興趣,將不朽宗的資源傾斜給你們對我沒什么好處。不過我身后的人對你們妖族很感興趣,愿意幫你們一次。當然,相應的,你們妖族就得成為不朽宗的附庸!

    既然都猜他身后有人,溫平這一次干脆直接說出來。

    懷空聽了,忙朝后方的黎關看一眼,而后又看向時風。

    黎關當即開口,“附庸?不可能!”

    時風當即反駁道:“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投靠別人就沒了尊嚴嗎?你可知,妖族對于這片天地來說有多渺小嗎?我們再關著門,自己騙自己,跟你說今天這件事這是一個開始,下一次來的敵人就可能是地無禁。我問你,到時候你拿什么來擋!”

    “你若是怕死,待在你的地盤別出來。妖族有著自己的信仰,若是都生出臣服人族之心,那我們祖祖輩輩的堅持有何用?父皇舍命去天地湖之外又有什么意義?妖族,有自己的路,根本不需要人族!崩桕P怒道。

    ……

    在黎關、時風爭論不休時,溫平將目光落在懷空身上。

    黎關、時風,這兩人意見不合,扶持他們中一個做妖皇是不可能的。

    最好的辦法是扶持懷空做妖皇,然后讓黎關、時風打下手,兩人相互制衡,只要懷空能鎮得住,妖族就不會出什么亂子。

    “你們還有選擇嗎?”

    “或者說,你們認為沒了妖族傳承的你們,還能守著這一畝三分地多久?”

    溫平連續兩問,夾雜著譴責者的地無禁氣勢飛向黎關、時風二妖。

    地無禁的氣勢壓過來,兩妖的爭論當即戛然而止。

    溫平繼續說道:“或者再說直白一點,滅亡,還是臣服于不朽宗,你們自己選?”

    “溫宗主,若是我們今日不點頭,你是不是打算將我們都殺了?”黎關開口質問道。

    “殺你們?沒興趣。想要你們死的人,不少,也不差多我一個。我只是帶著他人的意志而來,就看你們妖族想不想要我給的這個機會!睖仄角鞍刖湓捠腔卮鹄桕P的,后半句話是朝著懷空說的。

    溫平有意將說話的權力轉給懷空。

    因為做妖皇,說話的權力自然是一定要有的。

    懷空會意,接話問道:“那不知溫宗主身后的前輩打算怎么幫助我們?”

    “多的自然不能說。我能告訴你們的就是,我身后的前輩可助所有妖族打破血脈的界限。血統不再能限制妖族修行,也不再決定一個妖物的上限。相反,低級血統的妖物可以依靠著時間,同樣擁有高級血統妖物才能掌握的力量。比如:一頭牛妖,血脈卑微,一生制定最多媲美人類開啟第二個脈門的神玄境強者,但是如果按照我身后前輩所給與的修行之法來修行,當時間慢慢流逝,這頭牛妖可以媲美鎮岳境,地無禁,甚至更高的境界,不再被血脈束縛。當然,強大的血脈它的優勢還在,修煉速度更快,實力更強大?偠灾,妖族每一個妖物,都有超越它的機會!

    說完,溫平拍了拍身旁譴責者的翅膀。

    這句話溫平有意將聲音加大,給懷空他們聽的同時也為給身后那十幾萬的妖物聽。

    果然,在溫平的這句話下,那十幾萬的妖物立刻就有了騷動。

    懷空也跟著響應,“溫宗主,如果真如您所說,您背后的強者愿意給我們這個機會,我懷空第一個答應!”

    “那就先談附庸的問題!

    懷空說道:“如果是要妖族附庸,得所有的王,以及天空一族妖王,水之一族妖王,地族妖王都在場!

    “那就將它們召集過來,把附庸的問題談了,我也好回報!睍r間不多,溫平自然是能加快速度就加快點速度。

    懷空當即看一眼蘇醒不久的天空一族妖王天蕪,天蕪懂懷空的意思,當即展翅高飛,消失在天邊。

    跟著,懷空說道:“溫宗主,我們換個地方談吧!

    ……

    站在巨大妖物的背后,溫平此時正朝著妖族大本營而去。

    時風這時候慢慢靠了過來,對個溫平和譴責者分別鞠了一躬,而后問道:“溫宗主,不知您和龍野大人是什么關系?”

    溫平開口,“龍野是我的人!

    時風一驚,雖然他心中有了猜測,可一聽這話還是有些驚訝。

    “我懂了!

    時風若有所思地再次鞠了個躬,而后站在了溫平身后的地方,如譴責者一樣。

    溫平閉上眼,沒去看,默認了時風的投靠。

    ……

    傍晚時分,妖族大本營到了。

    溫平想過妖族大本營可能是一個福地,周圍遍地是天材地寶。

    也有想過,妖族可能和人類一樣,住在巨大的宮殿里。

    不過還是沒能想到,妖族的大本營竟然是一個巨大的石陣。

    50根參天石柱筆直而立,每一根的釋放這一股獨特的妖王氣息,遠比黎關他們要強大。

    眾妖落在石柱前后,顯示集體匍匐在地膜拜它們,包括和黎關他們意見不合的時風也選擇匍匐在地。

    起身后,懷空解釋道:“溫宗主,這是妖族曾將五十位妖皇的妖靈柱,按照人類的說法,這就是它們的墓碑。當然,區別還是有的。那就是這五十根石柱有妖靈,妖皇的妖靈能存萬年不散,讓我們知道他們曾經存在過!

    “他們來了……”

    “溫宗主,我會盡力說服他們的!

    “左邊的是水之一族妖王江先,是一頭白蛟龍!

    “右邊的是地址一族妖王相靈,是一只天炎虎!

    “他們二者實力與天空一族妖王天蕪相仿……”

    溫平看著天邊烏央烏央的那一片,暗道:任務終于可以完成了!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