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青梅仙道 > 第九百章 時光歸葬

第九百章 時光歸葬

    臉上帶著一絲笑容,莫河將玄元葫蘆收起,然后又收起了天河陣圖,微微的躬身,向著虛空之中行了一禮,隨后開口說道。

    “先天時光之神已被擒拿,多謝各位道友相助!”

    隨著他話音一落,莫河感覺腳下的時間長河,重新恢復了正常的速度,而且和剛才相比,似乎還有了那么一點點不一樣的改變,只是非常的細微。

    莫河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自然不會繼續留在時間長河之中,那現在必須先去一趟仙庭,除了當面感謝一下幫忙的各位大能者,還要和大家一起,將這位先天時光之神處理一下。

    這位曾經靈族的頂尖大能者,實力在幾位頂尖大能者中,也絕對算得上是拔尖的存在,三番兩次的針對了莫河之后,終于落入了莫河的手中。

    先天時光之神如今算得上是孑然一身,在靈族落難的時候,他這位頂尖大能者沒有出手,如今在他落難之際,也沒有人會來救他。

    凡事都是有其兩面性的,孑然一身的好處就是無牽無掛,很多事情都不需要顧及什么,而壞處就是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同樣也不會有人牽掛你,在關鍵時候站出來幫助你。

    莫河離開時間長河,分辨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然后立即就向著仙庭而去,等到他來到仙庭的時候,幾位人族的大能者,已經在仙庭門口等待著他了。

    看著這幾位大能者看向自己的眼神,莫河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然后微微躬身向他們行了一禮。

    “多謝各位道友相助,我才能償還之前之辱,先天時光之神現已被擒下,還請各位道友一同見證其歸葬!”

    莫河這句話一說完,他就取出了玄元葫蘆,在場所有大能者的目光,也都落在了他手中的玄元葫蘆上。

    所有人都知道,先天時光之神,現在就被裝在莫河手中的這個葫蘆里。

    “莫道友這件法器威力真是頗為不凡,若能更進一步,那必可成為造化之寶!”一位大能者看著莫河的葫蘆說道。

    對于莫河的玄元葫蘆,許多人也都是早有耳聞,大多數的大能者,都覺得這是一件相當不凡的法器,已經擁有了九道仙禁,而且他們也知道,這件法器的來歷,是莫河用他所獨創的先天融器秘術祭煉出來的,心中多少有些好奇。

    而且這件法器,能夠關押注一位頂尖大能者,哪怕只是狀態不佳的頂尖大能者,這就已經相當的不凡了。

    莫河沒有接對方的話,只是伸手輕輕的在玄元葫蘆旁邊拂過,然后眾人就看到,玄元葫蘆一瞬間就變成了一半透明的,大家的目光可以透過玄元葫蘆,看到其中有一個身披銀光的身影,正在其中掙扎著,看起來非常痛苦的樣子。

    見眾人的目光又投向了自己,莫河繼續解釋道:“先天時光之神對我照顧頗多,加上他實力高強,所以我不敢大意,在擒住他的時候,對他施展了我的花開頃刻神通!”

    莫河這么一解釋,眾人就明白了,為何現在先天時光之神顯得如此痛苦。

    莫河的花開頃刻神通雖然施展的次數不多,但是這門神通在他成為大能者之后第一次亮相,就展示出了足夠驚艷的威力,讓大家記住莫河的同時,也讓一些人記住了這門神通。

    莫河在解釋完之后,將手中的玄元葫蘆向前一拋,離開了他的手心的玄元葫蘆,體積立刻變大了一些,足足有百米大小之后,這才停止了繼續增大。

    而體積擴大之后的玄元葫蘆,其中先天時光之神正在承受的痛苦,大家也能夠看得更加清楚了。

    所有人都能夠清晰的看到,先天時光之神的身上,已經長出了一根有些虛幻的植物,并且開出了花朵。

    只是,那根有些虛幻的植物顏色是綠色的,可是開出的花朵,顏色卻是銀色的。

    這朵綻放的花朵,此時已經徹底的開放了,并且已經有了衰敗的跡象。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中,沒過多久,銀色的花朵就開始衰敗,一片片的花瓣憑空消失,然后一枚小小的果實,掛在了那株植物上,同樣也是通體銀色的,其中似乎飽含著時間的道韻。

    在玄元葫蘆中的先天時光之神,此刻身上的一切力量都被壓制了,但憑借頂尖大能者的實力,他的意識還是清醒的,也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是多么的糟糕。

    被壓制了所有的力量,而他所擁有的一切力量,正在這種沒有辦法抵抗的情況下,被莫河的神通手段所吸收著,將他所有的力量化作了那顆銀色的果實。

    身上的氣息在不斷的降低,生命也在不斷的衰若,估計要不了多久,自身的境界也會跌落,真的沒有比這更糟糕的境地。

    現在的他,就等于是在等死,而且這個死亡的過程還如此漫長,每一分力量的流逝他都能夠自己感覺到。

    在玄元葫蘆中的他張開了嘴,似乎在喊叫什么,但卻沒有人能夠聽到他在喊什么,只有莫河知道,這時候喊的是他的名字。

    先天時光之神就感覺自己仿佛正在接近時間的盡頭,原本他以為時間是永遠沒有盡頭的,但在這一刻,他卻有一種感覺,時間的盡頭,也有可能是存在的。

    在沒有辦法抵抗的情況下,莫河的神通,充分的發揮了所有效果,將他體力的一切力量全都吸收。

    很快,先天時光之神就感覺自己的意識,終于開始變得有些模糊了,因為他的境界已經掉落了,沒有辦法再維持自己在玄元葫蘆中的清醒狀態。

    他身上的氣息,現在已經從大能者掉落到了金仙境界,籠罩在他身上的銀色光芒,也變得暗淡了許多,可惜的是,即便是到了此時,莫河等一眾人族的大能者,依舊無法看清先天時光之神的真實樣貌。

    那顆銀色的果實,在吸收了這么多的力量之后,體積已經達到了拳頭大小,而且在那枚銀色的果實之中,有著非常復雜的符文,直接透出了果肉,浮現在了這顆果實的表面。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目光都不由的微微一凝,然后齊齊掃了一眼一旁的莫河,眼中都閃過了一絲驚訝。

    他們對莫河的神通,已經盡可能的重視了,可沒想到還是有些低估了,那枚果實上浮現出的符文,代表著的分明是先天時光之神的權柄,這就說明,莫河的神通,就連先天神靈的權柄也能夠吞噬。

    在修為跌落到了金仙境界之后,先天時光之神身上的氣息跌落速度就變得更快了,很快就跌破了金仙,然后氣息更是衰落到了玄仙以下。

    到了這個程度,對方的身體都有些萎縮,身上的銀光幾近熄滅,眼看就已經接近了死亡的邊緣。

    終于,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中,先天時光之神身上的銀色光芒徹底的熄滅了,而那顆銀色的果實,也在這一刻徹底的成熟。

    沒等眾人說些什么,就在這一刻,天地之間無數人的心中,響起了一聲來自大道的悲嘆,緊接著,天空也變得暗了下來,太陰和太陽兩顆大星幾乎徹底的失去了光芒。

    在仙庭之中,一條虛幻的長河驟然之間出現,不見起始,不見終點,就這么慢悠悠的流淌著,河面上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還泛著微微的銀色光芒,其中好像有著無數的畫面,將世間發生的一切,全都包裹在這條河流之中。

    這就是先天時光之神的歸葬異象了,作為掌控時間權柄的先天神靈,他死后的歸葬異象,當然會顯化出時間長河的虛影,沒有什么比這更適合他的了。

    眾人都看著這條虛幻的時間長河,全都沒有說話,因為現在已經無需說什么,一位先天神靈,一位頂尖的大能者,今天真正的云落了。

    盡管是站在敵對的立場上的,但是看到一位在大道途中的先行者隕落,大家也不會嘲笑他。

    這歸葬異象持續了一段時間,在這條虛幻的時間長河消失之后,莫河伸手輕輕的一招,玄元葫蘆就自動的縮小,飛回到了他的掌心之中。

    莫河手掌輕輕的一翻,玄元葫蘆就消失不見了,直到這個時候,才有人開口說道。

    “從今往后,這天地之間就沒有什么先天時光之神了,對于想走時間之道的修士來說,這可能是一件幸事吧!”

    莫河聞言,也沒說什么,人死燈滅,恩怨就此了解,親手送先天時光之城歸葬,莫河之前在對方身上所受到的屈辱,以及和對方之間的恩怨,就此算是了結了。

    已經隕落的人,莫河也不想再逞口舌之利,這時候再怒罵對方幾句了,因為這完全沒有什么必要。

    “先天時光之神已經隕落,最后再謝過各位道友幫助,若無各位道友的相助,先天時光之神不會如此輕易的被擒住,也無法如此輕易的送對方去歸葬!

    “此事已畢,我就不多留了,這份恩情我會銘記于心,告辭!”莫河在收起了玄元葫蘆之后,對著眾人一一打了招呼說道,說完后,他從席應手中接過陣圖,然后就轉身離開了。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