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重生之位面商人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物是人非

第一百三十四章 物是人非

    柳皓同樣也是的,從房間的衣柜里面,取出了一套衣服,看上去很正式,像是大人穿的正裝,但是又有些不同,還帶著輕松的感覺。

    換好衣服,那樣子就完全變了。

    沒有那么的好相處,很是有風范,一眼就能知道,那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孩子,通身的氣派,騙不了人。

    要說陳劉文如果是靠氣勢給人貴公子的感覺,那他就是憑借著內涵,越是看,越覺得不一般。

    柳皓對著鏡子看了一會兒,再次行動起來。走到衣柜那邊,打開一側的門,里面孤零零的只放了一件衣服,還是女裝,白色的裙子,沒有很多的款式,單一點,就是大氣。

    拿著掛鉤,又有些不太確定,要不要拿著給陳霜試穿。

    在看到衣服的一瞬間,就知道很適合陳霜,完全是照著人做出來的,當時也沒有多想,一下子就買回家了,現在,就開始為難,到底要不要拿出去。

    最終,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衣服,下定了決心,提著衣服,走出了門。

    跟著砰砰的敲門聲,心也是一起跳動的。

    陳霜本來就沒有在睡覺,當然是立刻就來開門,甚至都不用想門外的人是誰,除了他,沒有其他人。

    老師們,可不會在這個時間找人。

    “休息的怎么樣?”雖然是決定了要給人衣服,可是在看到人的瞬間,還是藏到了身后,當然了,也知道是不可能瞞起來的。

    陳霜的心思,也是跟著他的手行動,一下子,就看到了在他背后的衣服。

    柳皓也是臉紅,一下子拿了出來,鼓足勇氣說著,“你要不要試試?”

    說真的。衣服很好看,如果是自己買來的,那么肯定是不會拒絕的,但是現在是那個人拿來的。不太想接受。

    以前是當做朋友來相處的,拿了別人的衣服,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不用!痹捇卮鸬囊埠芸,同樣的很堅決。

    柳皓小可憐的表情再次顯示出來,“你試試看。我家里,也沒有女孩子!

    那語氣,就像是不答應就是在欺負人一樣。

    陳霜又不是真的小孩子,怎么可能連這么點東西都看不出來,“你買的多少錢?”是真的很喜歡,接受不來白送的,那么就自己買回來好了,剛好,等下也需要,另外還補充說著!皠e騙我!

    這件衣服,一看就是高檔貨,所以價錢不可能低。

    只要能接受,那些錢不錢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貴的,我有會員卡,這件衣服五十!蔽迨畨K錢,對于很多人來說,算是望塵莫及的事情了;旧,是不會動想買的念頭。柳皓也是知道,陳霜自己有生意,每個月賺的也很多。也會這么說的,不然的話,肯定要把價錢還要說低很多。

    陳霜那就是個會聽話的人,說的是五十,最起碼還要提高一倍,沒有去拿錢。而是選擇拿起衣服,現在看起來,更加的順眼。

    不管是前世還是現在,他的眼光都是一如既往的好,很適合自己的審美。

    有男孩子在場,當然就不可以在這里換衣服了,直接走到了衛生間里面,徹底的換了一身,再次出來的時候,讓柳皓驚艷到了。

    雖然一開始就覺得會適合她,可是比想象中的效果還要好一半多,那衣服,總覺得別人穿不出同樣的感覺。

    沒辦法,衣服本來的設計就是個蠻尷尬的,成年人穿上,有一種裝嫩的感覺,而小孩子,也會生出偷穿大人衣服的樣子,可是陳霜原本就有兩種特性,剛剛好的表現出來了,而且,白色的衣服,很挑人,只有白一點的,才會不那么奇怪。

    陳霜發現柳皓半天沒有說話,也就看了他一眼。

    “很好看!钡鹊秸业搅俗约旱穆曇,柳皓的贊嘆也開始了,別看只是一個男孩子,那夸人的話,可是層出不窮。

    再怎么說,也是個從小就開始培養的。

    不過,心里還是有些遺憾,就應該在來的時候,把首飾也帶來的,這樣子,總覺得脖子那里空空的,很是奇怪。

    也是學的還不夠,只能爭取下次不犯同樣的錯誤。

    其實,不足的可不只這一點,在買到裙子之后,就會覺得自己缺少一雙鞋子搭配,還有外套,總之,單一件,肯定是不對的。

    好在,陳霜從重生之后,還是很注意自己的著裝的,來之前也買了不少的衣服,雖然比不上這件這么好,還是能搭配下的,不過,試了一件又一件的,都是缺少味道。

    沒辦法,陳霜才對著系統說要尋找外套。

    大概的樣子,心里也有個想法,打算在沒有找到的時候,趕時間的制作一下。

    看著她那邊換來換去的,柳皓還能不知道在做什么!耙蝗,我出去再買一件?”為了女孩子著想,還是自己出去的好,就是擔心,這里的衣服,搭配不了那條裙子。

    說起來,還是出去國外旅游的時候帶回來的,肯定是質量款式都很好。

    從認識了陳霜之后,柳皓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毛病,每次出去逛街,都會買一件衣服回來,不是別的,全都是裙子,而且,每一條都是白色的,總覺得,不這么做,心里就空落落的,從前買的那些,又沒有送出去,還在家里的房間里面擺著呢。

    最開始,梁澤華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可是呢,孩子就是不聽勸,也沒有辦法。本來還以為是自家孩子有什么問題,結果沒見到他自己穿,而是一直掛在那里,聽柳城平說起過,好像是給別人買的,才放任自由了。

    跟自身有問題比起來,討好女孩子,還算是個好兆頭的。

    但是,就是看陳霜不順眼了,從第一次見面,就是氣場不和。

    “不用!毕到y的辦事能力還是很快的,尤其是衣服這一類的。在交易中還是屬于很常見的東西,這要是時間不著急,可供選擇的會有更多。

    陳霜再次到衛生間之后,拿出了幾件大衣外套。倒是各有各的風格,綜合來說,那件藍色的最為合適,一樣的簡潔大方,顏色上面也很搭配。

    其它幾件不是不好。只不過不太適合白色的衣服罷了。

    剛開始的陳霜,還沒有想起來。到了這會兒,才想到,那人前世送給自己的第一件衣服,可不就是白色的裙子啊,倒是被自己狠狠說了幾句,因為買的不太合適,看起來有點顯老。

    其實,仔細看的話,衣服還是很不錯的。

    剛好那天是心情不好。才會那樣的生氣。

    這輩子,還是這樣了,倒是沒有前世那么的敵對,反而還很喜歡,不過,意義上面也很不相同。

    換好了衣服,陳霜走到了書包那里,從錢包里面取出一百塊錢,遞給了柳皓。

    “我現在沒帶錢!绷┍緛硎遣幌胍,可是之前答應的好好的。怎么可以現在反悔,但是能多一會兒不要也是好的,興許時間一久,她就忘了呢。

    即使是知道。陳霜的記憶力很是不錯。

    “一百整!笨雌饋硎菦]有表述清楚,可是柳皓很懂她的意思。

    說起來,肯定是不只一百的,人聰明就不一樣了,那臉上,完全的不合適。一副你怎么會這么清楚價錢的表情,心很不甘的,慢慢的拿回去。

    “你不用給我這么多呢!

    再結合語氣來說,那就是完全的準確了。

    陳霜沒多想,看到他收下,也就沒有說別的。

    這之后,就是一人拿著一本書,就算是沒有說一句話,氣氛也是很不錯的。

    等到了十二點多,陳霜才一下子放下,“走吧!比サ奶硪膊缓。估計就是現在,那里應該已經滿是人了。

    想想也是,大家也沒有什么好做的,還想著早點過去看看熱鬧。

    這會兒,不管是表現的好不好,只要人開心就行。

    陳霜和柳皓去會場的時間,說不上很晚,但是也不早,超過半數的學生,都到了現場。而老師們,那就是根本沒有走的樣子,幾個人圍成一個圈子,看上去說的很是開心。

    放眼一看,陳霜立馬找到了班主任的位置,是和市里面的老師們在聊天,估計說的是成績的事情,看上去笑的很歡,而且呢,還是處于中心的感覺。

    看了沒多久,兩人找個位置坐下。

    一個小隊的人,也慢慢的集中過來。每個人臉上都是帶著洋溢的笑容,很符合少年的形象。

    柳皓拿起飲料,每個人的杯子面前都倒滿。

    “慶祝比賽圓滿成功!彪m然是大場面的話,可是說別的也不太合適。

    幾個人同時舉起來,學著大人碰杯,之后一干而凈。

    開頭是很好,但是都是不怎么說話的類型,倒是一下子就變的沉默起來,柳皓也沒有心思調動,反正一會兒就要開始了,也不要白費力氣。

    閉幕式的開始,和開場是一模一樣的,同一個主持人,穿著同樣的衣服站在上面,不過這一次,說的就比較少了,分分鐘開了一個頭,就請舉辦方代表講話。

    代表也是個干脆的人,說完了這次比賽舉行的很成功之后,又請另外一個人上前宣布比賽的結果。

    這么多天的奮斗,可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嘛。所有人的精神,都集中起來,恨不得能親眼看到那張紙張上面寫的字,要知道誰是第一名。

    在比賽結束之后,很多人都想知道別人的成績怎么樣,但是不是找不到人,就是沒有人要說,反而變的很有懸念。

    每個隊伍都有得第一名的可能。

    “現在,我開始宣布第三名,請念到名字的人,站到舞臺上面!币话愣际沁@樣,從最低的等級開始。

    第一個名字,就是別的人。

    說起來,不算是很差的成績,可是沒有第一名那么光榮,不過呢,同樣是很激動,誰讓他是第一個上臺的人呢。

    剛走到舞臺上面,就有個人給了一個獎杯,上面刻著他自己的名字,榮耀一般的對著其他人揮揮。

    倒是也不會那么讓人嫉妒,因為后續的人也跟著上去了。

    取得第二名,才是關鍵。

    是一中的五個學生,這就跟一個兆頭一樣的,很多人的眼神都放到了陳霜那一桌上面,看起來,是最有可能成功的一個隊伍了。

    不過,不到最后,真的是說不準。

    不僅是其他人這么想,就連自己這一隊的人,也開始緊張起來,尤其是宋婷,那嘴巴,看上去都在抖動一樣的,要不是知道天氣不冷,還以為是凍的呢。

    “沒事!标愃獎偤米谒呐赃,一下子握住她的手,給予安慰。

    雖然結果很重要,可是還是先安定下來才好。

    宋婷也是順著桿子往上爬,一下子就握緊了陳霜的手,還小聲的說著,“你說是不是咱們?”明明就是那么幾分鐘,還只錯了一道,真的是很有可能。

    本來沒有奢想第一名的,可是眼看著已經不是第二第三了,那么第一名的可能性就最大了。

    “恩!标愃獜脑u委的眼神中看出來了這樣的信息,尤其是其中的一位,還在對著他們鼓掌,可不就是那樣的意思。

    等到聽到肯定的話,宋婷反而也淡定了下來。

    果然呢,只有等待,才是最磨人的。

    宣布幾個人的名字的同時,還把最后的成績也給講了一遍,另外還強調著這個隊伍的整體實力,總之,都是在夸獎。

    在五個人一排站在舉辦方的旁邊的時候,心才是真的安定了下來。

    第一名之后,頒發的都是個人獎了,作為隊伍隊長的陳霜,還獲得了一個單人獎,但是說起來。只要是到了最后的人,每個人都是有獎杯的。

    頒獎結束之后,就是真正的慶功宴了。

    人們盡情的說著感想,聊著之后的生活,倒是蠻和諧的。

    散會之后,陳霜在內的五個人,被帶到了另外一個房間里面,這次才是正格的內容了。

    而宋婷,那就是一直沒有離開陳霜身邊,恨不得長到她身上去一樣。

    陳霜拍拍她的手,像是之前比賽的那樣,第一個走到了房間里面去,在她身后,還是一樣的陣型,每個人一個位置,坐好,手也擺到膝蓋上面,認真的看著房間里面的人。(未完待續。)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