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重生之位面商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監聽

第一百九十三章 監聽

    男人嚇的腿都再抖,一個勁兒的冷笑,當做是剛才沒問那個問題,“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睕]出息的順著她的話,說了兩句。然后就是一聲不吭的,站在那邊看著遠處的東西,哪怕是,眼前就是光禿禿的一堵墻,啥都沒有。

    劉玉不說的原因,是不想讓那些人知道自己今天是敗的有多慘,還是面對著一個小孩子,另外呢,也是知道告訴了他們,也沒用。他們這幾個人,先不說自己有沒有能力,就會個見縫插針,也許,會分分鐘的就投奔了那邊的人。

    “你們回去,幫我做件事情!遍L時間的沉靜,讓劉玉也找回來了理智,聲音也回到了正軌。

    男人頓時站在那里,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的,心臟跟著跳動了很久,等到女人的視線再次過來,他才想到自己應該說話,“什,什么事情!边@可是天大的事情啊,以前可沒見她讓自己做過什么事情。剛說完,想到還在自己身后藏著的妹夫,一把拉了出來,站在一起,感覺有了些底氣,“你盡管吩咐!边@腦子不好使的人,也不多說話,老實按照別人講的做就是了。

    “放心,很簡單!迸俗兂闪俗铋_始的那個樣子,和家里人講話都是溫柔的很,笑的也很甜,“你們做的很多次,每天觀察陳霜的生活圈,還有,她有什么反常的行動!边@要是在她背后有什么人,也就真的保持友好的關系,如果是欺騙自己,或者是家族內部出了問題,那誰也不能好過。

    其實,劉玉才不是一心為了家族的人,如果可以的話,她也想早早的就扔掉不要,問題就是當初找的對象的實力比不上自家不說,本人也沒有奮斗的可能。所以。結婚之后大部分都是依靠娘家呢,這忽然的就離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到了關鍵時刻,保護自己是最重要的事情。劉玉可不傻,心里有著一個很大的計劃,就等著那個時間的到來呢。

    “沒問題!边@個事情,他做的可不是一半次,那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只要是說出來個對象。分分鐘的能把她所有的事情都給檢查出來,甚至還有別的呢,“那要不要,我們再做些什么?”話說著,就用手掌割向脖子,用動作代表自己的意思。

    劉玉在不清楚度對方的實力的時候,那是真的不敢做什么,萬一不在預料之中,她就那么的泄露了出去,為難的可不是一家人!安恍。我們是文明人!钡竭@關頭了,還不忘記找個理由出來。

    仿佛之前那個人,不是她一樣的。

    男人同時也是在腹誹,別人不知道就算了,他們是從小就一起長大的,不要說對她做事情的方法,哪怕是身上長了幾個痦子也是一清二楚的。不過,還不能表現出來,點頭哈腰的說著,“對對對。你說的確實沒錯!蹦莻獻媚的樣子,簡直是看不下去。

    劉玉可是很高興來自于別人的尊敬之意,沒有任何反對的話,只是一個小小的笑容。顯示自己的好心情。

    劉玉幾個人有了計劃,也即將要開始實行,陳劉文也是著急的不行,這都是什么事情呢,怎么好好的變成這樣了,剛走出去二層沒多久。就一把拉住了正在走路的陳霜,“跟我來!闭f完話,面色沉重的就開始引路。去的地方,也不是特殊的,就是一層的一個角落,旁邊也沒有什么人。

    后面幾個人,也都是老實的跟著,就看看他想說什么呢。

    剛過去,陳劉文一臉抱歉的看著陳霜,說道,“都是我不好,把你們拖下水,要不然,你們現在就回去吧,再也不要來這里,等過個幾年了,也不遲!边@是最不是辦法的辦法,但是也是他想到的主意,最起碼回去以后,還有陳志國在呢,這邊的勢力,還真是過不去。說的是立馬走,那也是因為遲一點,可能他們的行動就被限制了,再也回不去,也不是不可能。

    陳劉文是滿腹的讓他們走的意思,看著她們沒反應,也說了個明白,“劉玉那個人,當真不是好的合作伙伴,她能一邊笑著,一邊把你們啃的連骨頭都剩不下來。信我的話,就趕緊走。趁著現在,她還沒有行動!

    “沒事!标愃苁堑,就兩個字的回應。

    見到她這么固執,陳劉文也放棄了勸說她的舉動,直接就跟老太太講話,那說話,態度就不一樣,像是對著家長一樣,“奶奶,我不會害你的,你們趕緊走,真的,不然就會晚了。

    他的急切,大家都看到了眼里。不過,有個事情,他沒有想到,那就是這次來的人,還都是要看陳霜的意思的,哪怕是他們有自己的想法,遇到那個人,也是不會做什么的。更不用說,原本他們就是認為不會有事情的。

    確實,那個劉玉是很厲害,也蠻陰險的額,但是自家這邊也不差,大家都是各有底牌的人,就看最后是誰贏了吧。

    老太太那是活了一輩子,沒有對誰說個自己做不到的話,再大的困哪,都是咬著牙撐下去的,現在讓她來做個逃兵,那是打死也不想做的!昂⒆,你別著急,肯定沒事的!边就不相信了,幾個大活人,能白白的找不到了。

    其實,這要是她一個人來,那會更加的啥也不怕,直接死扛到底,還是顧忌著有陳霜在呢,才是這樣的態度。

    “我怎么可能不著急,奶奶,實在是太危險了!标悇⑽牟蛔杂X的就用了很大的力氣握著老人家,“在這邊,咱們是沒有任何的關系的!边@時候,積攢來的人脈,全部都是泡沫,一點用處都不會有。只有是劉玉做了決定,真的就是走不出去了。

    陳霜不是故意賣關子的人,也沒心一直逗著陳劉文,就給出一個解釋,“她不會做什么的,我的資料,當然是給了別人!奔仁菍﹃悇⑽恼f的,也是對著暗處監聽的人說的。

    前不久。感覺到了另外一個人的心聲,那是一種強烈的敵意,陳霜也就詢問了一下系統,結果真的就是有人來了這邊。所以,說的話,全都是故意講給那些人。

    陳劉文這才安心了一些,還以為她是騙人的呢,“給誰了?”還是問了一下。如果是陳志國的話,那么他也許就不會那么安全。

    “一個,你想不到的人!标愃彩遣幌胱屇切┤巳ヲ}擾陳志國,趁機擺脫他的嫌疑,“而且,你也不認識!闭f的是很自在,放佛真的就是做了一樣的。

    陳劉文一聽自己不認識,也就沒有再揪著這個問題追問下去,而是說道,“你們是當真要她的房子嗎?”這也是一個重點。他有預感,估計就是這么一兩年了,也許那個大家族,就再也不會出現在人們的面前。來這里的時候,見到過一次家族的滅亡,那是被所有人排擠,而且只要是和他們搭邊的人,都沒有什么好果子。

    這也是為什么,后來陳劉文變的那么乖,純粹是因為被嚇到了。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一個龐大的家族,都會如此,更不用說他自己,只是一個孩子。一個什么都沒有的人。

    雖然現在是有人在監聽,但是對于這個問題,陳霜不管什么時候,都是一樣的回答,“當然!边@也是表面上給劉玉的面子,至于內部的交易。只要不把事情說出去,那誰知道他們究竟做了什么呢。

    就算是被調查了,也可以理直氣壯的說自己是買來的,或者是租來的,至于文件什么的,可是很好搞到的。哪怕是人們不相信,也沒關系。

    陳劉文著急是一回事,可是讓他真的一直對陳霜講什么,那也是不行的。先不說他心里一直認為陳霜做的都是對的,就是合作這件事情,本身也沒有余地。他能想到,答應了對方要怎么做,如果不那樣的話,也許真沒有見到太陽的機會。劉玉那個人,掌控欲實在是太高了。

    而且,現在說什么,都是多余的。

    陳劉文只希望,到了合作的那一天,劉家全部倒閉了,才是好事情呢。

    說來,陳霜也是想到了前世的一件事情,當初陳劉文發達以后,還刻意的把自己的姓氏改成了劉文,當初很多人看著他拿到了不少屬于劉家的東西,還有一些距離的很遠的人,還以為他是個什么旁系出來的人呢。

    雖然沒有聽說過,但是陳霜有個直覺,前世做出那些的人,肯定就是陳劉文了,可是不知道,他從哪里得來的消息;蛘哒f,在背后還有一個人在插手,當時過的很是糊涂,都沒有專心聽過。

    只是知道一個大概的問題,現在忽然插手,也有些不安。陳霜可以不害怕別人對自己做什么,那是有系統的存在。但是她不是一個人孤零零的,還有很多的家人,不管是哪個,都是自己重視的。

    所以,她拿不準,是自己攪渾了這桶水,還是按照前世的發展來。不由的,就看著陳劉文,像是要盯出來一朵花一樣的,不自覺,也講了一句話,“到底是誰!甭曇艉茌p,大家都沒有聽到。

    陳劉文就看到她的嘴巴動了動,愣是沒看出來是啥意思,還不好意思再問一遍。再怎么說,陳霜也是他敬佩的人,忽然的這么一直看著,也是怪害羞的呢。倒是沒有躲開,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一瞬間,那是把剛才的糾結之處,全部都給忘記了。

    系統知道陳霜過去的所有事情,也飛快的查過她所有的記憶,真的是一點有用的都沒有,也就幫著問了一下陳劉文,“你和誰的關系好?”有時候,沒有頭緒,就應該說說看,一般來說,這都是本人才清楚的事情。

    陳劉文那是一頭霧水,怎么好好的說這個問題,“我不認識什么人,出去的時間太久了,以前的玩伴也都不見面!边@話說的,還是帶著心虛呢。就算是不出去,他也沒有朋友,大家都不和他玩,說話的次數都不多的,哪來的關系好不好的意思。

    “是嗎?”系統就是大概的說一下,也不試圖再讓他回憶,如果真的是有那么一個人,陳劉文估計也不會一下子就出去了那么多年。既然找不到,還不如等著那個人出來。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他們有時間,可以慢慢看下去。

    這邊幾個人是說了不少時間,晚上七點也快要到來了,那是今天的最后一個流程,剛開始是大型的舞會,可以任意找一個人講話,或者是三三兩兩的說事情,在那之后,是拍賣會,算的上是大家都一直期盼的事情。下午是允許大家進行口頭上面的交易,當然了,也可以當即就拿上回去。

    但是,這商人都是以錢為主的,萬一拿出來東西,可以有個人出更高的價錢,也不是不可以。除非是真的很實誠的人,大多數還都是在等著拍賣呢。

    陳霜這次帶來了不少東西,但是沒有一個是打算今天賣出去的。參加這個熱鬧,一是看人,二就是認識更多的供貨商。下午簽訂的幾家店面,在陳霜看來,還是不夠豐富的。她想要的是把自己的珠寶店,開遍整個國家,如果有拼一把的想法,那就奮斗出國。

    不要說現在,就算是再過個七八年,陳霜都能確定,這個事情,并不是奢望。自家店里的實力,大家還是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趕上。

    蟲族的那個人,已經慢慢的長大了很多,他占據了別人很多的位置,說真的還真是不需要更多的資源了,要不是陳霜和他的關系很好,已經拿不到資源的。哪怕是他不需要,也不想給其他人。

    所以,及時的找后家,也是要做的事情。萬一哪一天,蟲族的孩子成年了,那才是更加的不好說呢,一下子中斷生意,再回來,就不好做。

    舞會期間,倒是有不少人來邀請陳霜,全被系統的冷臉給逼回去。所以呢,也是輕松的半個小時,在此期間,陳霜不時的舉著杯子,對有想法合作的人示意,之后一干二凈。

    輕松過后,拍賣會,也要開始了。(未完待續。)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