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重生之位面商人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消息

第二百一十一章 消息

    路過首都大學的一刻,陳霜目不轉睛的看著,雖然以前就知道自己可以來這里。但是現在,那是觸手可及,前輩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就擺在了自己的眼前。似乎,當初那個一事無成的人,已經距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高一暑假,買好的房子,已經可以住人了,而且平時請了一個保姆看著,家里都很干凈,還帶著很好聞的氣味。

    那是陳霜,專門找來的香料。

    香料是她一直都在尋找的,之前在古代位面的女人手里拿到了一些?墒悄嵌际秦暺,本來量就少,陳霜還專門給了陳志國一些,用不到一個月,就沒有了。時間長了,慢慢的喜歡上了那個味道,自己琢磨了很久,也做不來一樣的。

    按照系統所說的,那應該是那個位面所獨有的產物,沒有原材料,那是根本做不來的。所以,只好去找了幾個替代品,味道還是會差點。

    老太太剛剛進到了房間,就把行李扔到了地上,走到了窗戶旁邊,看著大學樓,心里是一陣陣的感觸。

    “霜霜,以后你就要去那邊上學了!眲e說是首都大學的學生,就是單純的大學生都沒有幾個人,自從陳霜上了高中,那是心里都帶著勁兒呢,就知道,自己的孩子不會讓自己失望,看向陳霜的目光,很是溫柔。

    陳霜點點頭,在陽光的照耀下,學校都好像發著光,預兆著,以后的未來是光明的!澳棠,你有空的話,也可以過去玩!毕騺,那邊都是景點的,說真的,如果想要好好的看一遍,可能要七八天。

    老太太是個新式的人,而且孩子都在那邊上學?隙ㄊ且サ!靶,你開學的時候,咱們一起去看看!

    話中意思是很明確,那就是陳霜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一定是去的。

    可不就是那樣,在首都沒幾天,考試成績就出來了,連帶著一本線也是一樣的,至于陳霜的。那是肯定沒有問題。然后,就是每個關系她的人打來的電話。

    陳霜買手機的事情,家里人是全部都知道的,關系差不多的人,也都給他們留了一個。他們還是身在首都不太清楚情況,本地的電視上面,詳細的把陳霜的個人資料給報道了一遍,從她初中參加的比賽,到了高中的超常發揮,以及公司的事情。在大家看來,那簡直就不是人。

    陳霜這一次,考的超級好,以前都是個全校第一,最多的時候,是排在全省的第三名左右,更高的還真是沒有,沒有辦法,再怎么說,也是拿出了不少的精力在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上面。結果。這一次就成為了全省第一。

    陳志國打開的電話,都是不可置信的,而且很多次,都帶著微微的醉意。估計是請人出去喝酒來,不過,還是有著遺憾,那就是孩子出去的太早了,要是可以遲一些,就可以讓大家見到陳家的驕傲人了。

    “霜霜。你看,咱們要不要回去一次?”老太太知道孩子不喜歡熱鬧,可是心里也是想著一共就這么一次的機會,能慶祝下的話還是進行一下比較好,等到老了,也有個可以回憶的事情不是。

    陳霜本來就是帶著躲避的意思,不然的話也不會提前那么多,再說了,陳志國請來的人都是他工作的伙伴,或者是以前認識的同學之類的,都不算陳霜很是喜歡的人,所以呢,很是堅定的說著,“奶奶,最近我有些忙,還是算了吧!

    那算是一個借口,可是也是真相,陳霜還打算趁著這個機會,去廣市看一看,那邊已經是接近飽滿了,這次去的目的,是聽說有一塊很好的寶石,大家都眼睜睜的看著呢。

    從王成云嘴里得到的消息,肯定是沒有什么很大的錯誤消息,尤其是,王成云還是一個拍賣師,他講出來的東西,更加具有吸引力。

    這么幾年過去,陳霜的珠寶店已經是完全站穩了腳跟不說,還屬于龍頭地位。先是樣式好,接著是材料很吸引人。還有廣市領導的支持,要是不好,才是奇怪的事情呢。

    聽到陳霜那么說,老太太也就不堅持了,“那行吧,你去忙好了!狈凑⒆硬粯芬,也不能勉強。

    出發去廣市的時候,陳霜是自己去的,因為老太太不喜歡那個地方,加上她正好要管理御妝坊的事情,作為代表在一個大會上面發言了,那就是一天兩天的結束不來的,所以,帶著系統,陳霜到了廣市。

    現在的廣市,區別大了去了,以前還是一個魚目混雜的地方,現在就很是清晰了,每個地方都有特定的東西,保守的說,甚至還分了區域。不是很好的方法,可是就是那樣的發展了。本來大局勢就是那樣的,有錢的人會更有錢,沒錢的,就要看造化了。

    大會還是第一次來這這里的時候的那家,幾年的時光,也是老舊了很多,在外面還感覺到年代的氣息。陳霜作為珠寶店的負責人,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還是很清楚的,從到了門口,就被眾人歡迎著,走到哪里,都有不少的人圍著。

    要說最開心的人,還是之前和陳霜打好關系的幾個小家族,當初的當機立斷,讓他們也走入了大眾的眼中,那些猶豫了很久的人,可不是后悔都來不及了。

    在外人的面前,陳霜是沒有多少話的,一直都是微微的笑容,直到看到了王成云,才跟著走過去。

    王成云那是專門過來解救她的,就知道,那人肯定是不習慣的很,“感覺怎么樣?”問的不僅是陳霜再次到這里,還有對于廣市的認知。他的愛人管理著這里,在他看來,那就跟是自己親自做的一樣。

    想聽的,是大家的佩服之意。

    “很好,數一數二的城市了!标愃苤苯拥恼f著,跟后世的廣市,其實差不多了,也就是大經濟還沒上去,不然真的是會被嚇一跳。

    說起來,和陳霜的關系也是有的。前世。李云虎因為愛人的緣故,一直沒有放開手大做,很多主意都是保守來的,加上之前對付劉家也不成功。在這里的威力不算好。說出來的話,認同的不多。

    空有一番想法,那是發揮不出去。

    這一世,成功的抹掉一個家庭,還把王家又捧了出來。本來就是很厲害的事情了,然后呢,一切都可以講出來讓大家去做,真的就是超前了很多。

    不過,這些事情,陳霜不算是清楚。

    “哈哈,夸獎了!蓖醭稍谱顦芬饴牭侥菢拥脑,“對了,劉文說他也要回來了,估計要不了兩天。就可以見面了!

    說道這個人,陳霜的感覺略微的奇怪,劉文還是原來的樣子沒變,仍然是每個禮拜會有一封信過來的,可是話里行間,再也不是那個意思了。他變的越來越自信,也很有自己的主意,大多數的時候,講出來的都是珠寶店的聲音。

    對于劉文個人是好事情,可是在兩人的接觸說來。是少了很多,話題,始終都是那樣的。珠寶店就在那邊放著,能有多少的變化。

    至于他回來的事情。也聽說了一些,之前劉文是奮斗了一次,原本是打算念完大學再回來的,結果一下子就擠出來時間,度過了大一,申請了回國。

    那也就是說。劉文是可以在學校見到的。就算是這次沒有遇到人,以后也不會少的。

    “我在這邊的時間應該不久,我奶奶還在家里等著!笔撬龓е咸鰜淼,怎么會一個人出來好久,還有一個原因,也是想要躲避一段時間吧。心里沒有想好,要拿出來什么樣的態度,對待一個煥然一新的人。

    人啊,是不能念叨的,這剛說完劉文沒多久,他就風塵仆仆的過來了。用的詞語,一點都不夸張,也不知道他是去了哪里一趟,衣服還真是算不上整潔,倒是也不是說很臟之類的,但是和大家比起來,確實是落到了下乘。

    “你到了啊!贝蠹疫沒問呢,他先開始說話了,之后呢,就是說道!吧缘任乙幌,我去換個衣服!

    王成云和陳霜,當然是點點頭。

    劉文帶著足夠的氣勢,走到了一旁的一個房間里面去。

    而王成云,也給出來解釋,“這里已經變成了一個會所,身份足夠的人,都擁有自己的房間!彼闶且豁椞貦嗟陌!澳阋灿,在后面一點!

    既然說都說了,肯定是講清楚不是,大體來說,這里是分為了三個部分,前面的一切還是照舊,在原來的基礎上面,增加了大人物的休憩區,那是在三層的位置,靠近街面,然后后面的房間,是留給身份足夠了,但是沒有機會來的人。

    不要想著那是輕視,很多人,是連進來的資格都沒有的。就算是一個領導,也要看看家里的財政才行。

    “這里,是王家的產業吧!币郧斑沒有想通,這會兒就不疑惑了,只有是本人家的,才能那么的明確。

    “被你發現了,確實是!蓖醭稍埔膊浑[瞞,反正知道,陳霜是不會說出去的。就算是說了,也沒事,不是一個行業的人,還真是沒有競爭力。

    在介紹會所的期間,劉文換好了一身新的衣服過來。那是真的,一表人才。

    “剛才怎么回事?”他那樣的人,是不應該會不注意自己的形象的啊,尤其是,還知道今天是個大場面,就更應該準備好。

    說起來,劉文也是一肚子的怒火,也不知道最近運氣為什么那么差,剛出門沒多久,就和來旅游的人撞車了,解決好事情,才發現自己要遲到了,而且衣服都不整潔了,好在這里還一直放著一套,不然那是都不想來。

    “沒什么,一個意外!边@樣丟臉的事情,還是不要講的好。

    臉上帶的確實是不重要的意思,大家也就沒有揪著一定要問出來一個什么。幾個人的關系再好,也不能說一直聚在一起,還有不少的合作者,在等著交易呢,也就是王成云,要主持大局,可以躲開那些人。

    這次的大會,說白了也是大人物的局面,陳霜和劉文合手,吃下了最好的寶石。在大家看來,那將是珠寶店的又一次爆發。

    拍賣過后,劉文約幾個人一起去吃了一個飯,然后,對陳霜說了一句話,“我聽說,柳皓這次也要回來了!

    說起來,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過這個名字了,陳霜也就是應了一聲,“哦!毕氲,那個人回來和自己有什么關系,為什么要專門的講一下。

    劉文一笑,繼續說著,“好久沒有聽到他的消息,我知道還是看到了這次轉校生的名單,她在大三的那一批!边@也就說明了,幾年的時間,那些人都沒有白費。接著柳皓的名字,劉文又講了幾個一起出去的人,不過,那些都不重要的,很多人,陳霜都想不起來長什么樣子。

    到了飯局的最后,劉文留下了一句話,“再見面的時候,我就是你的學長了!睂I方面,還是有很大的不同,陳霜報的專業就是商學,而劉文,是電子計算機,可以說,他身上,帶來了不少外國的先進水平。

    回來的這么久,也知道了國家是怎么樣的,很有信心,可以引領潮流。

    “恩!标愃幕卮疬是一樣的,就算是學長,也是應該的。他這幾年的付出,確實可以算的上。

    “你還是這樣,一點都沒變!眲⑽恼f了一句,就拿著自己的袋子出去了,話中的感慨,是都可以聽出來的。

    時光荏苒,就他一個人,找不到過去的自己,不過也沒事,重點的是未來。

    陳霜看著他遠去的背影,脊椎都是挺直的,也就微微一笑,變不變,還不是都是朋友嘛。

    這就是知己,不會因為長時間的陌生,而忽然的生疏起來,一句簡單的話,就可以重新回想起來過去。

    王成云這個長輩,是看的一頭霧水,能發現的,就是幾個人的笑容,很是真誠,自己在那邊搖搖頭,和來接人的李云虎,對視一眼。(未完待續。)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