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重生之位面商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好久不見

第二百一十四章 好久不見

    陳霜一直以來,吃的都不算多,而且說真的,外面的飯菜,和老太太的水平也差不了多少,吃了沒兩口,就覺得快要飽了?粗蠹疫沒有?曜,就慢慢的夾一些,不會倒大家的胃口就行。

    結果,剛把盤子里面的菜吃進肚子里面,就看到有人遞了一筷子菜過來,那個位置,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那個人才對。

    抬起頭,果不其然,真的是柳皓。眼神瞬間很復雜,他忽然的熱情,又是為了什么。

    “你看看,這么多年過去了,孩子們的感情還是不錯!绷瞧侥鞘且恢笨粗,就知道自家的孩子忍不住。剛開始還想要裝生疏,不過是一會功夫,就原形畢露了。

    陳志國笑笑,“可不是,以前他們就是這么互相照顧。在我家吃飯的那會,柳皓也是那樣,把菜夾給霜霜吃!薄

    剛才他夾的,真的就是陳霜喜歡的,每次都不會少。想來,也是柳皓點菜的吧。

    柳城平暗自覺得很好笑,這個孩子,就是喜歡裝相,回來了四五天,每次說要帶著他出去見見朋友們,都沒有同意過,少數的說話時間,都和陳家有關。孩子也這么大了,也能看出來個意思。只是奇怪的是,竟然這么多年還是一樣的。為了孩子,也是想要說說陳云的學校問題,才發出來了邀請?刹皇,還沒說什么呢,柳皓立馬就換衣服出來。

    那是在衣柜前面換來換去的,最后還是最開始的那一身,甚至呢,還微微的噴了一些香水。要知道,那可是他最不喜歡的事情了。

    來了飯店,就拿過去菜單,點了很多的菜。

    以柳城平的智商,還能不理解。

    “哈哈,我家孩子,就是這點好。一直記著以前的情,片刻不能忘!碑敯职值,能幫到孩子的,還是會盡力來的。

    至于是什么情。就看個人的理解吧,友情也好,愛情也罷,都能慢慢的發展。

    這一頓飯,吃的可是很長。差不多就是一個小時過去了。到了最后的點心時間,大家的筷子基本上都不要動的,柳城平也開始說自己做好的事情,“我給陳云找好了學校,是首都的大學的附屬中學。不過,班級不太好。還有一個選擇,是一個新建的,可以保證老師和學生們的水平,就是不出名!

    各有利弊吧,就看他們怎么選擇。

    陳志國第一反應是附屬學校。但是再一想,自家的孩子自控能力太差,還是管管的好,就重點的問了一下新建的學校。

    “十八中是在郊區差不多的位置,采取的方式是全封閉,一個禮拜可以回來一次!焙⒆觽兂煽兒,可不就是老師們管的很嚴。對于家長來說,也是很好的選擇,不用擔心他們不學好,有壞心思。也沒有地方去的。

    “那就麻煩你了,我們就去十八中!标愔緡粗氐,可不就是全封閉,真的是害怕她亂玩。出不去,那是哪里都去不來。

    陳志國的回答,也在柳城平的預料之中,點點頭,“行,那我回去說好。你們也盡快準備好,應該是要開學了。暑假,他們會提前開始上課,進行軍訓!蹦抢锏暮⒆觽兂鰜,身體素質都是很好的。

    “行,那我等你電話通知!标愔緡芨兄x柳城平的細心,也決定了以后有機會一定要回報,所以,開始坑女兒了,好好的囑咐陳霜,“去了學校,多幫幫柳皓,他很久沒回國了,應該是不熟悉國內的情況!

    陳霜很聽陳志國的話,可是現在不一樣的,帶著柳皓一起,是她不樂意的,而且,今天就這樣的接觸,讓她的雞皮疙瘩一陣陣的起來?偢杏X,出國之后的幾個人,都有著很大的變化,尤其是柳皓。

    甚至,讓他覺得,那人在外面經歷過很多的事情。

    “謝謝!辈坏汝愃芙^,柳皓先回答了。然后看著陳霜,“好久不見,最近怎么樣?”

    眼神中含有太多的深意,陳霜不想再看,躲開了他的視線,以更加平淡的聲音回答說著,“還好!

    甚至,連反問都沒有。

    “那就好,我也是還行,出去看看,眼界開闊了很多!笨墒菦]有想到的話,就算是出去了,還是一樣的不想要放棄她,那些感情反而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深,快要讓他呼吸不過來。

    吃飯的時候,會想著陳霜在的話,應該很喜歡,或者是她會拿出來其它的主意,重新加工一下,又或者是出去買日用品,仿佛能聽到陳霜說什么樣的更好,對人的身體好,也會更加的實惠。

    “恩,挺好的!标愃X得自己沒有多余的話了,那就是隨便敷衍的回答。

    柳皓做不到無動于衷,甚至臉上都露出來悲傷的神情,太過于明顯,讓幾個大人都于心不忍。

    “霜霜,這么久了,你也忘了以前的友情,那可是不好!标愔緡侵,問題還在她自己的身上,勸說的也是自己的孩子。就算是關系真的很生疏了,不過還是要表現的好一點。最起碼,那些年,確實是一起陪伴著過去的!斑@些孩子們也是剛見到沒多久,估計一會兒就好了!边@是對著柳城平解釋的,想來,除了柳皓,最難受的不就是家長了。

    孩子出去的太久,以至于過去的那些人全部都把他給忘記,難怪孩子不想要出去玩,出去了,也是一樣陌生的城市。

    “沒事,讓他們慢慢講講就會好!蹦鞘橇瞧絻刃睦锩娴南M,要是真的可以這樣的話,就好了。

    陳霜也感覺到自己的態度不怎么好,真的就像是前世的柳皓一樣的。明明對方還是帶著一腔熱血,可是她確實任何的想法都沒有,甚至還覺得很煩,恨不得能分分鐘的離開這里。她也清楚,是自己把過去的事情帶入了其中,柳皓離開的這幾年,就像是又一次的背叛。

    “恩,好!鄙詈粑豢跉,明明就是陌生人。還是算了吧,不要再想了。

    今天來第一次正對柳皓的眼睛,“你為什么,就寫了三封信!笨墒。說出口的話還是最深的執念,明明就是感情更好,但是都沒有比劉文,他都可以一個禮拜一個禮拜的寫,換成了他。怎么就不行了。

    本來,陳霜對柳皓的感覺已經變好了很多,但是就是從那一次看出來了柳皓的不靠譜,他還是前世那樣,說走就走,再也不留一些什么。

    但是,這個問題讓柳皓很奇怪,“什么?”是自己聽錯了,還是真的是那樣,“我每個禮拜都寫了兩封信?墒蔷褪盏侥闳位匦,我堅持了這么多年,還以為你換了位置!闭f起來委屈,還是他最難過。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全憑借著過去的那些回憶,可是偏偏那些人,都似乎是忘了自己,根本聯系不上。曾經是想過打電話,可是自己這邊確實不太有時間,好不容易打了一個。還一直沒有人接。

    還以為,是陳霜放棄了以前的友情,可是今天聽起來,怎么還是另有隱情。

    陳霜覺得柳皓對感情的方面確實不值得信過。但是這些方面,肯定是不會亂說的,倒是心里一下子的把那些怨恨給扔掉了,甚至還帶著一些期望,“是這樣嗎?”

    如果他可以拿出來證據,那就更是真的了。

    柳皓還偏偏是個很認真的人。他也相信只要這個問題給解決了,那肯定可以變回以前,臉色都微微發紅,“等我一下!蹦闷鸱旁谧郎系蔫匙,就要開車回去。他別的證據也沒有,就是每次寫信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留下來一個信封,作為紀念。

    即使是單向的感情,也要全部保存下來。其實這樣做,還是有原因的,他是把陳霜所有的來信都收到了文件夾里面,想著等到自己回國就留滿一本,結果就是三封信,不得已,就把自己的信也給放了進去。

    柳城平似乎也看出來一些什么,倒是也不阻止,只說了一句,“你開車慢一點!辈还苷φf,還是要保證自己的安全。

    雖然是差不多已經吃完飯了,但是大家還是在這邊等著,要是可以真的看到一出好戲,也是很好的事情。見過了太多的分分合合,都是希望著,孩子們可以有自己的幸福。

    柳城平覺得成功就在不遠處了,倒是心情也好了起來,打趣陳霜說道,“你們也好玩,就這么一個問題,竟然這么多年都沒有說清楚!笨刹痪褪悄菢影,越是親近的人,越不敢說什么,然后會分離,會了斷感情。

    這個缺點,陳霜一直都知道,她不敢去確認,如果真的是他沒有寫,自己過去確認給多么的尷尬啊,還有一點就是,她自己也害怕。如果超過了那個界限,自己還要不要回到前世那個結果。都是一樣的人,真的很難保證,那個人不會像前世那樣。

    “是啊,我不敢問!标愃卮鸬暮芴故,一直以來不怎么激動的心,忽然找到了出口,那些證據,不僅是解救柳皓,也是她的救贖。讓她知道,那些過去的事情,都是未知的,是另外的一個世界,和自己沒有關系。

    柳城平笑笑,“以后啊,有問題就要說出來,一直憋在心里面,誰會知道的。他們還以為,是你先拒絕了!边@是作為過來人說的話,不僅是在和異性的相處,還有很多方面。和家人也是一樣的,想要就是想,不想就是不想,不要以為自己可以忍下去,總會心里難受的。

    這樣的話,還是第一次有人這么直截了當的說出來,陳霜的家里人也知道孩子的這個問題,但是說的都是委婉的很,甚至都覺得不是問題,所以到了現在,才被說醒了。陳霜忽然又想起了一些事情,如果最開始自己可以對著徐鳳婷說自己不喜歡,或者是自己羨慕會不會變的好些。

    對著陳志國,她可以想什么就說什么,因為她知道,爸爸是從心里喜歡自己的,他不會放棄自己,也不會說就那么不管了。在老太太面前也是一樣,累就是累了。但是其他人,估計是信心不足了,總是害怕得到不好的結果,就那么的放任了下去。

    “我知道了,我會學到的!本退闶亲霾坏絼e人那樣,也要稍微的改變些。讓那些人知道,自己的真實心情是怎么樣的。

    等待的時間,不同的人心情也是很不相同,有些人覺得難受,有些人是充滿了激動。反正不管是什么樣的,都還是要看到柳皓才算。

    他出去的可是很快,不過是二十多分鐘就往返了一次,還帶了一本厚厚的冊子,估計就是說的證據。估計是跑著過來的,甚至還在喘著粗氣。冊子是直接遞給了陳霜,“你自己看!

    陳霜先是平穩了一下心情,然后打開了冊子,第一張是自己的回信,那時候的字,還帶著幼稚,沒有現在這么的成熟。畢竟是在學寫字,還沒有多么的好。到了第三頁過去,就是一張空的信封,上面是柳皓寫的字,不外乎是為什么沒有,以及要不要問問。隨著時間,字也不見了,就是空信封,再往后,就又變了。

    那些字體好像是模仿的陳霜,是一封封的回信。都是很平常的小事,但是和陳霜生活的差別,有很多。

    “這些是什么?”陳霜自己沒有感覺到,自己還帶著哭腔。

    柳皓這才感覺到不好意思,“那是我寫的,因為收不到回信!彼加X得,再分離下去,自己會分裂出來兩個人格,所以不管那些人怎么說,都要回來,都要見到陳霜。

    柳城平站起來,摸摸兒子的腦袋,說道,“傻兒子!彼麤]有得到的感情,結果在兒子這里看到了。其實很多時候都在想,究竟是好還是壞,是不是像自己這樣生活,會更加的好。但是看到了他們發生的一切,內心里面還是羨慕的。

    誰還不想,有這么一個愛人,不管是好是壞,都告訴別人。(未完待續。)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