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重生之位面商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離婚

第二百二十一章 離婚

    “我說,讓他下來,我有急事!眲e說,當梁沁萍拿出來氣勢的時候,還是很厲害的。最起碼,那個前臺開始疑惑,是不是自己想的太多,就應該去叫叫人。

    可是,面上是沒有顯露出來的。

    還是堅持著自己的說法,“真的在開會,你現在休息區等下,他們好了,我馬上就會叫人!边@個職位也是吃苦,原本是一直沒有的,結果說好像會有人來調查,才建立了一個。大家都是掙脫著不要來,就她這個剛來的,接了活兒。再好的脾氣,每天這樣下來,也會被磨掉不少。

    梁沁萍仔細的看了眼她,確定不像說假話,也就只能坐在一邊等著人出來,總不能說,真的就是不顧身份的到處鬧。別說是這里了,就是一般的公司里面,也會被人趕出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不怎么好,足足一個小時過去,還是什么都沒有。

    不耐煩的看下手表,已經是十一點了,站起來身來,再次走到前臺,“什么會兒,要開這么久?”柳城平那個人,可能其他方面的了解不算多,但是有一點很清楚,那就是他的辦事效率很高,能一個小時的不要變成兩個,不要說開會,就是和家里出去吃個飯,都是很短的時間。

    撒了一個謊,就要用不少的謊話圓回來!笆沁@樣的,今天是整體開會議的時候,每個部分都要,所以,耗費的時間不少!弊铋_始因為以為這個人是來鬧事的,而且也接到了指令說不要輕易把不認識的人放進來,才說了那樣的理由。結果,剛通知了上面沒多久,真的就開始開會了。

    與此同時,還有另外的一個消息,那就是不要把人放上來,不管是什么方式。都讓她回去。

    “你看這樣,開完會還要很久,你先留個電話號碼下來回家等著,一旦領導出來。我會立刻交給他的!蹦切攀牡┑┑臉幼,看上去就是個剛出社會的小孩子。尤其是,笑的也是很純真。

    梁沁萍習慣把自己的脾氣推給別人,但是現在不是在公司里面,還要注意身份。即便是不滿意,那也是沒有辦法的!八懔,我再等等!辈还苁嵌嗑,一定要見到人。

    眼看著就要完不成任務了,前臺那是心都涼了,趁著人沒有看這邊,趕緊的打了個電話告訴了上面,讓他們出個主意究竟要怎么做。

    至于柳城平,也是忽然得知梁沁萍過來,把開會的時間給提前了。不是說害怕她,只是不想在單位鬧起來。任何一個高層的人,都不想說把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出來。所以,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他結婚了,不過都以為過的很好。

    想來也是,誰能知道,其實他們的領導,比自己過的還要慘呢。

    還有一點,是因為會有調查工作的人。萬一正好是今天就不好了。柳城平是有心避讓,奈何那人不領情,真的就在樓下等了很久。

    按照她以前的脾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這也就說明了一件事情?雌饋,似乎是學到了些東西。

    就是梁沁萍了解的那樣,柳城平不會說為了那些事情而把工作時間拖長,該講的都講完,也就放大家回去了。

    整下衣服,走到了樓下。梁沁萍的存在感很強。一眼就能看到,興許,那是她爸媽給出的最好的東西了,有著吸引力的面孔。此時的她,手里拿著一本書,完全看不出來能做出那些事情。

    所以才說,知人知面不知心,永遠都看不出來,那個人的真心是什么。

    “先出去再說吧!敝劣谒襾淼哪康,大概也能猜到。不過,這里不怎么適合,他沒有演戲給別人看的樣子。

    柳城平不愿意承認自己的婚姻失敗,哪怕是強裝,也要讓大家認為他的生活很好,是個幸福的人。不過呢,演戲就太難了。面對著那個面孔,做不出來。

    梁沁萍才不管他的意思呢,見到人,脾氣全部都出來了,表情猙獰的很,“怎么,總算實習下來了!边說什么要離開,今天就要讓大家看看,他是個什么樣的人,“我就要在這邊說,你為什么,要為難我的公司,我就說你在外人養人了,還不承認。結果呢,還不是那樣!彼皇亲類巯樕系哪菍悠ち藛,當著大家的面,一定要扯下來。

    柳城平的表情,就奇怪了。裝了這么多年,也是累了。天知道,以前說著自己都覺得不相信的生活,竟然還被人祝福!澳睦镉惺裁答B人,不過是因為看不過去你的行為罷了!苯柚约旱拿^拿來的東西,也該是還回去了!氨緛硎谴蛩闶帐值,可是看起來,你不太愿意!

    那是威脅的意思了,還以為她長進了不少,結果還是繼續在退化。既然她不打算要了,就什么都不要留了吧。

    周圍的員工們,哪怕是好奇的要死,還是一個個的走開了,出門的一刻,露出心照不宣的表情。都說了,這個領導的生活,應該是好不到哪里去。不是說看起來很頹廢或者是什么,而是從來沒有聽過那個女人的名字,也沒有見過一次。在辦公室里面,都只有一張孩子的照片。

    然后,領導做的美夢,都是要演下去的。其實,很多時候也覺得領導挺慘的,一直幻想著完全不屬于自己的生活,笑的還那么的美好。

    他是個好人,可惜了沒遇到正確的人。

    “你還要做什么?”對梁沁萍來說,動她的公司,就跟是要命了一行!拔腋嬖V你,如果還要繼續做什么,那就等著我把你拉下水吧!敝車蚱,在別人看來是一體的,還就不相信了,他能不要自己的事業。

    “這時候,怎么那么的天真!本退闶潜槐顺鰜,又怎么樣?他還是一樣的能繼續著以前的事情,而且,不要說只是一個感情不好的妻子,哪怕是很好,也沒用!澳氵以為,你家里是以前那樣嗎?”

    她的娘家,已經不行了。大家不搞他們,那是給面子。

    而一個出嫁的姑娘。還被柳家不喜歡,那后果可是不能想象!霸蹅儍傻氖虑,誰不知道?”

    就算是在普通人面前能裝,那些人精的面前早就是暴露無遺了。哪里會有傻子,會賄賂一個關系不好的妻子呢?

    “柳城平。你是真的一點夫妻感情都不念!绷呵咂紤嵑薜谋砬榭聪蛄怂,還以為大家都是一樣的,就算是沒有愛情,稍微的親情也是有的。哪怕不是出于愛情結合的人,最開始也是會盡量相處好的。

    自己又不算差,就算是某些時候很任性,可是還是盡到了一個妻子的責任,“最起碼,我還生了柳皓!

    這就是,她最大的貢獻。

    不提到那個人還好。柳城平想到的也是一樣的,她再大的不是,最開始也是個天真的少女,雖然好強,但是不可怕。是什么時候開始改變的呢?

    好像是,自己的工作不怎么如意,當初被老爺子壓的厲害了,自己的能力顯不出來,還是有一次,她出去聚會的時候。跟自己抱怨說其它的女人都有自己的事業。

    然后呢,就是一發不可收拾。

    “別說柳皓,你不配!钡,不足以磨滅。她曾經犯下的錯!叭绻隳芑诟,那我也不會追究下去,當著陳霜的面道歉,把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拿出來給她!边@是給的,最后的一個機會。

    要不然,那是一點都不會留下了。

    可惜。梁沁萍沒有想到,“跟個小孩子道歉,你是不是以為我很好欺負!彼就不相信了,在有準備的情況下,還能變的不如意的很!白咧,最后失敗的人,會是誰!敝灰行,一個柳家,肯定能找到破綻。

    其實,還有一個因素,那就是她不服氣,憑什么對一個孩子,比對自己還要好。以前就是那樣,見到陳家的人,開心的要死。見到自己,就什么表情都沒有。那個孩子,究竟有設么的不同,讓父子倆個都是一樣的。

    “那就看到最后吧!绷瞧秸f的很平靜,并沒有說要放手,只是還給了一句話,“其實,你應該收手的,還能留下一些!

    “柳城平,你不要小看任何的一個人。還有,我不是你,會念著夫妻感情,給你留下部分的名譽!绷呵咂紡膩矶际悄菢拥,任何時候都是帶著自己的驕傲,就算是心里害怕,嘴上還是強硬的很。

    沒有預想中的那樣繼續鬧下去,梁沁萍轉身,就走出來大門。

    其實,是不應該來這里一次的,只會更加的添加傷心。明明他應該知道公司對自己的重要性,還是毀掉了。

    柳城平看著她走遠,出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個微妙的表情,似乎是留念,也似乎是解脫。

    多年的糾葛,好像可以畫下了句號。

    可惜,自己估計還是要心軟了,不能做到,說的那樣。

    回到公司的梁沁萍,還以為能暫時的松口氣,結果一波又一波的打擊接踵而來,不是之前那樣的稍微,基本上公司,所有的交易都停止了。她是放棄了所謂的自尊,一個個的求過去,都沒有同意。

    眼看著,計劃全部停止,借來的錢,也沒有了著落,一時之間,就像是失去了整個世界。梁沁萍無奈之下,只好回去了娘家。

    可是,沒有想象中那樣的安撫,他們的態度也很是不好,那是看著一個后輩坐錯了路的神情,一個個的挨著勸過去,一定要她去道歉。為了,當初為難一個孩子。

    甚至,當爸爸的,都放下了狠話。

    “你如果不去道歉,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女兒!蹦且彩菬o奈的,一定要讓孩子長記性。這孩子以前還算是好的,結果幾年下來,都不敢認識了。不管她做了什么,在她走投無路的時候都是會收留的。

    老一輩的人,嘴上總是會說的很難聽。

    梁沁萍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悲傷情緒之中,不僅是家庭,就連爸爸媽媽都放棄了自己,轉身出了家門?墒遣恢,應該去哪里。

    無意之中,在酒店門口看到了陳霜和柳皓,笑的正是開心。

    大步走了過去,神色瘋狂,“都是因為你,我的生活才會變成這樣!焙煤玫膬鹤硬灰约,丈夫也沒有再出現過,就連家里,也是一樣的!澳銥槭裁,不離開呢!辈还苁悄睦,只要不是自己的眼前就好了。

    剛好,前面是一條馬路,似乎路上的車不少,好像是一個很好的方式。按捺不住的伸出手要推人,手距離的越來越近。

    陳霜很冷靜,柳皓幫助的手還沒有來得及,她自己就躲開了。

    梁沁萍一下子沒收住力氣,差一點掉了出來。

    結果,還是柳皓拉了一把,才不至于和飛馳的車子碰上。

    “你瘋了嗎?”語氣不怎么好的說著,要不是因為不能眼睜睜看著生自己的人那樣去世,才不要管呢!澳銥槭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別人身上,不找找自己的原因。當初是陳霜公司運營的好,不然比你還要。你想過沒有?”同樣的事情,只能接受看著別人那樣,不思考她們要怎么生活下去。

    “就是他們的錯,不應該不尊敬我。我毀掉他們的所有,是他們應該的!

    “那么,現在,也是你該得的!标愃痪湓,說的很無情。臉上的表情也是一樣的,不想再接觸這個人,和柳皓說道,“你自己解決,我還有事!贝_實,他的所作所為都沒有錯,但是問題就是,他有個那樣的媽媽。

    即使做的再不對,也是親生的媽媽。

    柳皓沒有理由讓陳霜留下,即使是很不舍,還是答應了,“好!毕嘈庞貌涣硕嗑,就可以解決好了。

    不是他這個當孩子的不孝順媽媽,照顧她的人生,還是可以的。只不過,再多的,就沒有了。

    “跟我回家去吧!笔菚r候,要收手了。

    梁沁萍覺得,沒有什么時候的柳皓,比現在還要討人喜歡。

    開心的笑了一下,“好,媽媽跟你走!(未完待續。)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