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道界天下 > 第三千八百九十五章 八門齊開

第三千八百九十五章 八門齊開

    “!”

    皇甫御的口中頓時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瞪大了眼睛,臉上布滿了驚恐之色,拼命的扭動著身體,想要從鞭子的束縛之中掙脫而出。

    在外人看來,他只是被鞭子刺破了眉心,生機在迅速的離他而去,即將死亡。

    但是對于皇甫御來說,他卻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那根鞭子就像是活物一樣,分明在貪婪的吞噬著自己的修為,吞噬著自己的一切,吞噬著自己的靈魂!

    這也讓他想起來之前父親說過的話,這根鞭子之中,有著大量妖族的魂。

    現在,他可以證明父親的話不假。

    鞭子之中何止是有妖族的魂,它更是能夠主動吞噬妖族的魂,甚至有可能是將魂永遠囚禁在其內。

    比起死亡來,這種未知的恐懼讓他更加的害怕。

    只可惜,那纏繞著他身體的鞭子卻是越勒越緊,讓他根本就無法掙脫開來。

    “父親,救我,救我!”

    他只能瞪大了充斥著驚恐的眼睛,看向了自己的父親,口中發出了瘋狂的嘶吼之聲。

    而他的聲音剛剛出口,卻是立刻就小了下去。

    因為鞭子的吞噬之力是越來越強,讓他很快就喪失了神智,身體也停下了掙扎,很快就軟軟的低下了腦袋。

    這一刻,混亂的建筑物內,難得的出現了剎那的安靜。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姜云竟然真的敢殺了皇甫御!

    不過,對于姜云的這個舉動,眾人的臉上卻是露出了痛快之意。

    皇甫景準備將他們所有人坑殺在這里,皇甫御還伺機暗中下殺手,偷襲他們。

    如今姜云殺了皇甫御,等于也就是在幫他們報仇,替他們出了口怨氣。

    “你!”

    皇甫景也是面色陡變,雙目之中爆發出了滔天的兇焰,看著已經死掉的兒子,口中發出了一聲怒吼。

    他也不會想到,姜云竟然說殺就殺,根本都不給他絲毫的機會。

    他更是無法接受,在自己幾乎已經完全掌控著局面的情況下,自己的兒子竟然會被姜云給殺了。

    他哪里知道,姜云很清楚,就算放了皇甫御,皇甫景也不會放過自己,所以倒不如殺了干脆,反正自己早就看皇甫御不順眼了。

    此刻的姜云,卻是沒有理會皇甫景的憤怒,而是神情凝重的注視著手中的鞭子。

    鞭子已經快速的從皇甫御的身體之中抽了出來,重新纏繞在了姜云的手掌之上。

    雖然看上去,鞭子似乎和之前一樣,沒有什么變化,但姜云能夠感覺到,有了一些不同。

    至于究竟是什么不同,姜云也無法描述。

    只能說,這根鞭子,之前就像是在沉睡,而如今,卻是蘇醒了少許。

    這種感覺讓姜云急忙向鎮古槍發出了詢問:“鎮古前輩,這鞭子之中,是否有器靈的存在?”

    鎮古槍很快給出了回應道:“沒有,里面只有一條大帝之路,沒有任何生命的存在!

    “當然,或許是我無法感知的到,但器靈,應該沒有!

    越是強大的武器之中,越是可能誕生出器靈。

    只是,帝器并不能說是強大,所以里面沒有器靈誕生,也是正常之事。

    可既然沒有器靈存在,那這根鞭子為什么會給自己一種蘇醒了的感覺。

    鎮古槍的聲音再次響起道:“你可以用神識查看一下,這鞭子確實有些古怪,對我極為排斥,甚至是想要將我吞噬,但對你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傷害!

    因為有了上次神識進入同為帝器的斧頭中的經歷,讓姜云直到現在,還沒有敢將神識滲入鞭子之中。

    而對于這根鞭子產生的所有感覺,僅僅也只是握著鞭子所產生的。

    鎮古槍的建議,讓姜云猶豫了一下。

    雖然他相信鎮古槍不會欺騙自己,但畢竟自己和鎮古槍的實力,修行方式,甚至生命形式都不相同。

    自己的神識進入鞭子中,不說遭遇到什么意外,單單是如果自己的魂被震傷,都會讓自己的處境變得更加的艱難。

    就在姜云猶豫的時候,皇甫景陡然再次開口。

    “開休生傷,杜景驚死,八門齊開!”

    “轟轟轟!”

    隨著他話音的落下,就看到那八扇虛幻之門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轟鳴之聲,向著兩旁繼續緩緩開啟。

    門越開越大,也讓其內涌出的煙氣越來越多。

    但是,不再僅僅是幻化成風,而是凝聚成了一只只虛幻的妖獸,沖入了人群,展開了瘋狂的攻擊。

    這些妖獸,形如惡狼,雖然體型不大,但實力卻是極為強大,幾乎每一頭都擁有著天尊的實力。

    熟悉皇極族的人知道,這些妖獸,其實就是皇極族的本相。

    數百只堪比天尊的妖獸突然出現,大開殺戒,對于這里的近萬名修士來說,這簡直就是噩夢。

    頓時就又有近千名的修士,慘死在了這些妖獸的攻擊之下。

    這個時候,即便是那些同樣堪比天尊的各族強者們,都是面色蒼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可他們除了不斷的戰斗,不斷的掙扎,直到被殺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辦法。

    陳建業和顧霖旭兩人,渾身上下自己是傷痕累累,鮮血淋漓,但他們還是盡可能的護住了顧倩兮和高松,正在和兩只妖獸拼命。

    這時,顧霖旭幾乎是吼著道:“陳掌柜,你能不能聯系上諸城主!”

    對于諸少少和陳建業之間有關系之事,雖然別人不清楚,但顧霖旭卻是知道。

    如今的情形之下,他們想要從里面突破出去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顧霖旭只能希望陳建業能夠聯系上諸少少,讓諸少少想辦法從外面打開陣法,打開建筑,救出所有人。

    陳建業苦笑著搖頭道:“皇甫景早就將這里徹底封鎖了,任何消息都傳不出去!

    “希望,諸城主能夠察覺到不對勁吧!”

    而此刻就在建筑之外的諸少少,仍然坐在地上,雙手撐著自己的下巴,看著面前八門禁閉的建筑,百無聊賴的打著呵欠。

    雖然他和建筑近在咫尺,但當初建造這座建筑,布下這座陣法的時候,為了防止破壞之力會蔓延出來,影響到外界,特意對陣法和建筑的封閉性做了加固。

    因此,諸少少根本無法知道建筑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殺殺殺,哈哈哈,你們全都要死!”

    看著大量修士的死亡,看著所有人都在疲于奔命,皇甫景再次爆發出了瘋狂的大笑。

    至于姜云那里,他沒有特意去對其展開攻擊。

    因為他要最后一個殺死姜云,要慢慢的折磨姜云。

    反正姜云也跑不了,這里如今已經是他的地盤!

    然而,當他的目光看到姜云如同呆滯一般站在那里,握著鞭子,一動不動,看到在姜云的面前地上,那自己已經失去了生命的兒子的尸體的時候,他卻控制不住內心的憤怒,大手一揮之下,六只妖獸沖向了姜云。

    眼看著六只堪比天尊的妖獸,向著姜云沖去的時候,姜云的聲音卻是緩緩響起。

    “皇極一族,本為黃獸一族!”

    說到這里,姜云猛然抬頭,兩只眼睛之中射出了兩道寒光,看向了皇甫景,并且抬腿邁步,向著皇甫景走了過去。

    一邊走,姜云一邊繼續開口。

    “傳承無數年之久,族中卻無帝獸誕生!”

    “不甘之下,故而改名為皇極一族,欲以皇代帝!”

    在姜云的說話聲中,那六只妖獸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但是在他目光掃過之后,六只妖獸卻是齊齊停了下來,不敢向前。

    姜云繼續走向了皇甫景,一字一句的道:“今日,滅你皇甫景,他日,滅你皇極一族!”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