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蓋世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好說歹說

第四百五十一章 好說歹說

    蓬!

    冰凍藺竹筠的寒晶,被“噬骨梭”碾碎,白瑩瑩的邪惡器物,如一尾銀燦燦的長魚,漂在藺竹筠頭頂。

    道道濃郁氣血凝做的光柱,珠簾一般垂落。

    藺竹筠締結寒陰宗的法印靈訣,塊塊寒玉,刻印著陰寒真諦,飛向“噬骨梭”。

    祁南斗譏笑,“米粒之光,也敢和皓月爭輝!

    忽有萬千亡魂咆哮,千軍萬馬般,沖涌向藺竹筠。

    勉強締結印記的她,所處的海水,“汩汩”地冒著水泡。

    每一個水泡內,仿佛都有一個亡魂,沖著她齜牙咧嘴,厲嘯著嘲諷。

    她清冷的眸子,突然有迷亂之色,那雙眼逐漸蒙塵,變得渾濁。

    下一霎,所有因她靈訣凝結的寒玉,瞬間碎裂。

    祁南斗輕輕笑著,隔空向她招手。

    如木偶傀儡一般,這位藺家的明珠,渾渾噩噩地,受他的召喚,乖乖地游向晶璃瓶,被那祁南斗拉扯入內。

    祁南斗修長的一雙手,扯著她的秀發,將她那張的臉,呈向隕落星眸。

    “莫硯,人呢,我是給你擒拿下來了,你想如何處置?”

    祁南斗笑容柔媚,他的指甲,隨著他的講話,如鋒利的匕首,閃耀著冰寒的光澤,且在一截截地生長。

    看他的架勢,只要莫硯一聲令下,藺竹筠就要被他的指甲,洞穿頭顱。

    身為天邪宗高徒,手持“晶璃瓶”和“噬骨梭”的人物,便是他男兒身,偏向于陰柔女性的行徑,可他殘忍廝殺的本性,是不遜色在場眾人的。

    “不急,不急!

    莫硯背對著他,抬手揮了一揮,重新看向虞淵,笑著說:“那丫頭,你雖然瞧不上眼,畢竟也是你名義上的未婚妻啊。你看,我幫你擒下了,又主動邀請你過來。到了晶璃瓶,這丫頭你如何羞辱,如何處置,還不都由著你!

    “啊,原來是幫我擒拿的!庇轀Y如忽然反應過來,連連拱手道謝,旋即臉一冷,“只可惜,她的死活我并不在意。羞辱她,處置她,我也沒什么興趣。事實上,我如果真的想她死,她連進入寒陰宗的可能都沒!

    蘇妍輕輕點頭。

    她是知道的,當初在隕月禁地,虞淵若是想坑殺藺竹筠,以劍魂和“封天化魂陣”契約的力量,還真的是輕而易舉。

    “真的不來?”莫硯臉上的笑容,一點點收斂。

    虞淵“嗯”了一聲,道:“好意心領!

    “你要保他們?”莫硯的視線,落在孔半壁、蘇妍等人身上,“這樣如何?我允許你,帶一人過來!

    虞淵又搖了搖頭,這次,他連話都懶得說了。

    莫硯突然沉默。

    而這時,伴隨著“呼哧呼哧”的火焰燃燒聲,侯天照似乎已經得手,從淹沒唐燦的諸多怪異流光異能內沖出。

    一團血氣從那兒爆開,血氣熊熊燃燒,

    還時而迸射出,含著火晶的碎骨。

    “噬骨梭”飛逝而至,如磁鐵般,盡情吸附著氣血和碎骨。

    嚴祿、費羿等人,在敵手一一被斬殺后,都重返晶璃瓶。

    林嶽,還有池蔭那些領頭者,也吩咐血神教和穢靈宗的人,先進入晶璃瓶。

    隕落星眸上,晶璃瓶內,來自于天源大陸和寂滅大陸的殘存試煉者,都臉色深沉地,打量著莫硯和虞淵。

    莫硯摸著耳朵,揪著頭發,時而看向虞淵,時而看向溟沌鯤,面色猶豫。

    反觀虞淵,竟然臉色平靜,神情從容,夷然不懼。

    半響后。

    莫硯沖著虞淵,挑了一下大拇指,點了點頭,一言不發地掉頭,直接進入了晶璃瓶,并且吩咐祁南斗,“換個方位再破開深藍幽幕!

    祁南斗張口欲言,被莫硯冷冷看了一眼。

    “好吧!

    他心中一怯,不敢辯解什么,招呼著侯天照迅速進來,便御動著晶璃瓶,從這方海域離去。

    “噬骨梭”,將那唐燦死后的所有氣血、碎骨吞沒,也尾隨晶璃瓶而去。

    侯天照,林嶽,包括那池蔭等人,都頻頻回頭,眼神古怪。

    嚴祿則一臉苦笑,朝著隕落星眸攤開手,示意他已入了魔宮,也無可奈何,影響不了費羿和莫硯的決策。

    晶璃瓶漸行漸遠。

    隕落星眸內,杜璜一屁股坐地,擦拭著并沒有的“汗漬”,怪叫道:“嚇死爺爺了!

    蘇妍慢慢地調整呼吸,先前凝煉在體內的靈力,重新逸入黃庭穴竅,“沒想到,沒想到莫硯竟然退步了!

    孔半壁深深看了虞淵一眼,道:“你和他,在那煞魔鼎內,發生了什么?”

    虞淵搖頭,“沒什么!

    漂浮在隕落星眸內的溟沌鯤,一赤紅,一瑩白的兩只小眼睛,閃爍著詭異至極的光芒,始終盯著離去的晶璃瓶。

    柳鶯冷靜下來,道:“現在怎么辦?”

    “駕馭隕落星眸,跟著晶璃瓶!庇轀Y道。

    溟沌鯤眼睛微亮。

    孔半壁和杜璜,還有蘇妍等人,則是尖叫起來,“什么?”

    “這邊的一番浩蕩動靜,勢必會引來血祭壇,那莫硯應該也明白,所以不敢和我們糾纏,而是選擇盡快離去!庇轀Y解釋了一句,“得到祭品的噬骨梭,和晶璃瓶配合著,有極大可能破開深藍幽幕,我們去跟著沾光!

    杜璜道:“隕落星眸,不是也可以嗎?”

    “本來把握是很大,可現在……”柳鶯恨恨然地,瞪了溟沌鯤一眼,“這怪魚,強奪我隕落星眸的掌控權,我和它暗斗時,消耗太劇烈了!

    虞淵佯裝沒看見。

    柳鶯無奈,只好依他所言,再次御動隕落星眸,奔著晶璃瓶而去。

    “他們,竟然跟了過來?”穢靈宗的池蔭,費解地望著莫硯,“那些家

    伙膽子很肥啊,唐燦和陸白蟬都死了,他們還敢過來!

    “為什么不下手?”祁南斗眼中滿是幽怨,委屈地說,“唐燦身份特殊,被我們圍殺致死,消息泄露出去,多少會有點麻煩。你在魔宮,興許不怕唐正,我們可沒這個底氣!

    “殺光,的確最符合我們的利益!焙鞊P輕聲嘀咕。

    也有其余血神教,穢靈宗和天邪宗的人,同樣輕聲細語地,說出心中不滿。

    “誰給你們的信心?”莫硯翻了一個白眼,看蠢貨般,看向祁南斗和池蔭,“你們真的覺得,你們能穩操勝券?”

    祁南斗愕然,“唐燦和陸白蟬他們,不比孔半壁,不比那柳鶯容易對付?再說了,我們不是有你嗎?”

    “白癡!”莫硯哼了一聲,“劍宗那小子,還有星月宗的那丫頭,就是比唐燦、陸白蟬強大。隕落星眸威力盡展,你的晶璃瓶也不是對手,便是加上‘噬骨梭’,有了一戰之力,也會耗盡早前凝入的氣血和亡魂!

    “晶璃瓶和噬骨梭,和隕落星眸相互轟撞,斗個兩敗俱傷,還要怎么出去?”

    “一群蠢貨!”

    莫硯一點不客氣,訓斥其祁南斗,像是訓宗門晚輩般。

    “不是有你么?”祁南斗囁囁嚅嚅,“我是算著有你,有你御動的那柄魔刀,才有信心的啊。隕落星眸雖強,可你的那柄魔刀,是能夠克制的啊!

    “我?”莫硯指了指自己,“隕落星眸上面,不是也有虞淵在啊!

    “虞淵?”

    林嶽,侯天照,池蔭等人,皆因此話而驚訝。

    虞淵即便是破境了,跨入到破玄初期,難道還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林嶽聽過虞淵的名字,侯天照也知虞淵和周蒼旻有點淵源,他們知道虞淵有點奇怪,見識非凡。

    可他們并不覺得,虞淵自身,有多么強大的力量和戰力。

    “我便是揮動這把魔刀,也未必就能勝過虞淵!蹦幒吡艘宦,“他從出現之后,就握在手中的劍鞘,我魔刀的刀魂,都為之驚懼不安!這柄魔刀,是什么等階,是什么分量,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你們,想必也清楚吧?”

    莫硯看向晶璃瓶的祁南斗,還有所有的知情人。

    “!”

    最先發出尖叫的,不是其他人,而是費羿。

    費羿看著那把魔刀,想著莫硯的話,終于變色,意識到了什么。

    “劍鞘,那劍鞘?”祁南斗駭然。

    侯天照愣了愣,猛地醒悟過來,說道:“我們離開玄霞寶珠時,陸白蟬因唐燦的那番話,想要攔阻,不允許虞淵離開的?勺罱K,待到虞淵以劍鞘,指向玄霞寶珠時,陸白蟬突然放行了!

    給他這么一說,祁南斗頓時信了,“那劍鞘,真的如此厲害?”

    莫硯冷冷道:“廢話!”

    ……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