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時空長河的旅者 > 第九章 防火女的尸骸

第九章 防火女的尸骸

    傳火祭祀場。

    霍克伍德的拒絕并沒有讓無名的太陽騎士感到惱怒,他是略微有些遺憾地嘆了一口氣,隨后便直接走向了不遠處的防火女。

    跟面對以往的余燼有點不一樣。

    這一次防火女主動站了起來迎接無名騎士的到來,甚至還主動俯身行禮,輕聲道:“灰燼大人!

    “我們等你已經很久了!

    無名的太陽騎士微微搖了搖頭,但并沒有說話,只是單膝跪下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防火女將手輕輕地放在了無名騎士的額頭上,伴隨著一絲絲的白光浮現,一股靈魂的力量開始在無名騎士的體內蘇醒,他渾身所散發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大,甚至是在身上浮現了一縷縷淡金色的微光。

    無名的太陽騎士很快重新站了起來。

    他重新看了一眼傳火祭祀場的王座,沒有再說話,而是直接轉身離開了這里。

    不過。

    就在剛剛走出傳火祭祀場時,這位無名的太陽騎士卻是不由眉頭微皺,他好似感覺到了什么一般,直接掉頭走向了傳火祭祀場旁邊的一座高塔。

    很快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拿著奇異太刀的戰士。

    對方的表情冷漠,眼神警惕地看著不遠處的太陽騎士,緩緩道:“無火的余燼。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說完這句話,這位戰士握緊了武器,一副隨時準備戰斗的模樣。

    無火的灰燼都是些什么人?

    那全部都是歷史上出了名的強者,稍微弱小一點的存在連作為柴薪去燃燒的資格都沒有,更別說是眼前的太陽騎士極有可能是一位曾經的薪王。

    無名的太陽騎士直接走了過去。

    在看到對方并沒有離去后,這位拿著太刀的戰士瞬間臉色微變,緊接著一道寒光劈來,居然二話不說直接砍向了無名騎士的腦袋。

    鐺。

    刀劍在碰撞的一瞬間迸發出火星,無名的太陽騎士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而眼前拿著太刀的戰士卻是略微后退了半步。但是他并沒有放棄,一個扭身迅速揮刀斬來,同時挪動腳步繞向了無名騎士的右側。但是這位無名的騎士都沒有轉身,仿佛是后面長著眼睛一般隨手掄起大劍,在武器的撞擊聲中再度將那個戰士擊退了。

    鐺鐺鐺!

    仿佛是覺得有點不耐煩了。

    無名的太陽騎士掌心浮現了一道道的雷光,那金色的雷光匯聚成了一柄長槍,在揮出去的一瞬間洞穿了這個拿著太刀的戰士的胸膛。

    一團微微發光的靈魂浮現。

    無名的太陽騎士伸手捏碎了那團靈魂,接著繼續朝著眼前的高塔走去。

    很快。

    在他的視線里面出現了一個地窖,在看清里面的一切后,無名騎士的瞳孔瞬間收縮,沉默著站在原地好一會兒,這才緩緩地轉身走了出去。

    里面全部都是尸體。

    清一色的防火女尸體,一些已經完全化作了枯骨,一些則看著死去的時間并不長,身上還保留著完好的防火女服飾。

    無名騎士的腳步稍微沉重了幾分。

    但是他還是目光堅定地朝著外面走去,只是在離去前轉頭深深地看了一眼背后的傳火祭祀場。

    ………………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蘇子魚跟著芙莉德修女在荒野中跋涉了很久,終于是在視線內出現了一座非常宏偉的城市。

    那是一座中世紀風格的城市,有著高聳的城墻與尖頂高塔,城墻上還有未熄滅的火焰,一些戰士的尸體散落在城墻的四周。

    “那就是洛斯里克王城?”蘇子魚眺望著遠處的城市,看起來非常的恢弘壯麗,有著一種古老的史詩感,不過即便是隔著老遠,他也可以看到一些倒塌的建筑,王城的前方有一片護城河,連接著王城的大橋早就已經倒塌了,隱約可以看到一個龐大的尸體留在倒塌的廢墟上。

    龍。

    又是一頭死去的飛龍。

    這頭飛龍的體積看起來要更加龐大,展翼估計有四五十米,看著就好像是它的尸體把橋給壓塌了一般。

    “古老飛龍!避嚼虻滦夼p聲道。

    她眺望著遠處的那頭飛龍尸體,緩緩道:“在我蘇醒之前,洛斯里克的王城就已經是這樣子了!

    “這里曾經爆發過一場極為慘烈的戰爭!

    “里面還有一些飛龍的尸體!

    說到這,芙莉德修女指了指一個方向,繼續道:“那邊是古龍之頂!

    “必須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才能上去!

    “在那里還有一具保存完好的不朽古龍的尸體,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時候非常的震撼,沒想到這個世界還有如此龐大的生物!

    “它留下的軀體就好像是一座起伏的山脈!

    蘇子魚朝著芙莉德修女指著的方向望去,但是他只能夠看到一片云霧,根本看不到別的東西。不朽古老是混沌時代的統治者,最初的薪王-葛溫在火之時代開啟前就已經屠殺了所有的不朽古龍,只有一個無鱗的白龍-希斯存活了下來,可是后來這條白龍也被拿去初始之火里面當柴薪了。

    傳說中不朽古龍的軀體有數千米乃至上萬米那么長,蘇子魚是不太相信的,感覺夸張的成分比較大。

    不過當初葛溫創造的神族可以殺死那么多的不朽古龍,鼎盛時期的神族實力應該也是相當驚人的!

    “那邊是不死聚落!

    芙莉德修女指了指王城外的一個小城鎮道:“那里只剩下來了一堆無意識的活尸游魂!

    “你要過去看看嗎?”

    去啊。

    為什么不去呢?

    蘇子魚毫不遲疑地點點頭道:“先去那邊看看!

    洛斯里克的王城里面一片死寂,讓蘇子魚隱隱有一絲不安的感覺,他都已經找到地方了,反正也不急這一時半會兒,先去外面的小城鎮里面逛逛,看看會不會有什么收獲。

    這一路上,蘇子魚也干掉了一些游魂。

    但都是一些不成氣候的家伙,身上掉落的靈魂很少,應該屬于那種在外面游蕩的小怪物,他還差一百多的能量值就可以釀造一份瓊漿玉露。

    正好可以去不死聚落里面找找看,或許有一些更強力的靈魂。

    “那走吧!

    芙莉德修女起身道:“我之前離開的時候,好像感覺到不死聚落的西面有惡魔活動!

    “要我帶你去看看嗎?”

    蘇子魚一路上收集靈魂的舉動也被芙莉德修女看在眼里,她覺得蘇子魚應該是想要吸納更多的靈魂,光靠那些無意識的游魂是提供不了多少靈能能量的,必須得干掉一些更強大的敵人才行。

    一個強者的靈魂可以是普通人的數百倍乃至上千倍。

    很快。

    在蘇子魚的視線內出現了一個敗破腐朽的城鎮,很多木制的建筑都已經倒塌了,不過在遠處高塔的位置卻是傳來了一點動靜,似乎是某種凌厲無比的破空聲。

    一陣輕微地呢喃聲隱約傳來。

    就當蘇子魚走到不死聚落的附近時,時空監察者系統也是迅速地給出了一些提示。

    “警報!警報!”

    “發現污染源!……偵測到未知腐化力場!……”

    在靈性的感知內。

    蘇子魚的意識中鎖定了好幾個散發出紅光的存在,那是靈魂上傳遞出來的靈光,在這個小小的不死聚落里面,他就已經感知到了不少的污染體。

    要開工了。

    蘇子魚將手按在了劍柄上,身后的芙莉德修女稍微落后幾步,手中拿著那柄奇異的巨大鐮刀,但是卻并沒有什么動手的想法。

    她好像是不怎么愿意戰斗了。

    視線內。

    在一個倒塌的茅草窩棚里面,兩三個軀體干癟的身影爬了起來,它們好像是感覺到了活人的氣息,手中拿著一柄糞叉,無意識的嘶吼后便是撲了過來。這些怪物看起來行動僵硬,可是速度卻并不慢,揮舞著糞叉直接刺向了眼前的蘇子魚。

    一道寒光飛射而出。

    蘇子魚腰間的隕星長劍瞬間出鞘,伴隨著一閃而過的劍光,三個農夫打扮的活尸直接就被削掉了頭顱。

    “一團微弱的靈魂(可煉化):煉化后獲得20點能量值!

    不強。

    但也不是特別弱。

    這些農夫打扮的活尸好像曾經也殺掉過不少人,體內的靈魂之力比外面的游魂要高不少。

    蘇子魚伸手拿起了一團微微發光的靈魂,就這一會兒的功夫,不少農夫打扮的游魂便是涌了出來,其中還有一些拿著正常刀劍提著燈籠的家伙,好像是這個城鎮里面的巡邏隊。

    轟!

    就在蘇子魚用念力控制著隕星長劍收割這些怪物時,突然間一個奇怪的瓶子朝著他扔了過來。

    靈性傳遞過來了一絲危險的感覺。

    蘇子魚直接屈指一彈,用念力將那個瓶子扔回了來的地方。

    轟隆!

    一陣沉悶的爆炸聲響起。

    在劇烈的爆炸聲中一片火焰升騰而起,直接將十多個的游魂籠罩在其中,大火點燃了他們的身軀,在火焰的焚燒下這些敵人迅速倒下,轉眼間就只剩下來了一副副的枯骨。

    獵魔人世界的煉金火油嗎?

    威力好像更大一點!

    蘇子魚足尖一點身影騰空而起,落地時很快找到了目標,一招手便又是一個奇怪黑色的壺落入掌心。

    “火焰壺(奇物):投擲出去后會爆炸燃燒起大火,一種使用未知結晶和魔法制作的一次性消耗品!

    里面好像確實有些結晶粉末。

    蘇子魚看了一眼便直接收了起來,轉頭望去時,正看到芙莉德修女緩緩地收回了鐮刀,旁邊是一具無頭村民干枯尸體。

    剛剛應該是有小怪沖向了她。

    這一小片區域的游魂基本上都被干掉了,蘇子魚稍微搜索了一下,并沒有發現什么有價值的奇物。

    隱隱約約的呢喃聲再度傳來。

    蘇子魚皺著眉頭傾聽了一下,感受著靈性上傳來的惡意,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走去。

    “嗯?”芙莉德修女微微蹙起秀眉,似乎是也聽到了什么聲音。

    一顆枯死的大樹出現在了不遠處。

    四周跪著一群村民打扮的活尸,蘇子魚還可以看到好幾具倒吊的尸體,這些村民好似并沒有聽到外面的戰斗,依舊跪在那顆樹前不停地朝拜著。已經腐朽殘破的衣服貼在這些活尸的身上,它們也不知道在這里跪拜了多久,有些就連身上都沾滿了厚厚的灰塵。

    “警報!警報!”

    “發現污染體!……”

    蘇子魚一步一步靠近,即便是他刻意放重了腳步聲,那些跪在大樹前朝拜的村民也是毫無覺察,似乎是完全不理會其他的事情。

    噗嗤。

    蘇子魚隨手一個背刺干掉了其中一個跪拜的村民。

    前面的那一堆活尸還是沒有任何反應,甚至有些跪拜的活尸就那樣讓他干掉,渾濁干枯的雙眼只是死死地盯著正前方那棵大樹。

    一陣陰風刮過。

    枯死的大樹前燃起的篝火一陣搖曳,不知道何時在蘇子魚的視線內出現了一個披著寬大黑色斗篷的身影。

    “枯骨收藏家【腐化】【骸骨】【人之膿】!”

    蘇子魚停下腳步。

    稍微落后一點的芙莉德修女表情凝重,雙手緊緊地握住了那柄鐮刀,緩緩道:“我上次來沒看到過這樣的鬼東西!”

    污染體!

    蘇子魚的視線落在了對方的腳下,他并沒有看到雙足,這個怪物好像是在離地一兩厘米的位置漂浮著。

    一個漆黑的面罩遮住了面容,只能看到一雙微微發出紅光的眼睛。

    “又一個收藏品!”一道低沉的呢喃聲響起。

    下一秒。

    眼前的怪物宛若幽靈般迅速逼近,在那寬大的黑色斗篷揚起的一瞬間,一根根尖銳的由人類脊椎骨所構成的尖刺襲向了蘇子魚的胸前。

    在揚起的黑色斗篷下面,組成那個怪物軀體的是一副副殘缺的骸骨,并沒有人類身體的其他部分,只有一個個的頭顱連接著頸部到脊椎骨的位置,數十個的骷髏頭和脊椎骨就好像是掛件一樣組成了它的軀體,而它本身的骨骼也頗為寬大,同樣沒有四肢軀干,胸前連肋骨都沒有,只有兩排骷髏頭,以及骷髏頭下面連接著的好似蛇一般微微顫動的脊椎骨。

    嘩!

    終于看清這個怪物模樣的蘇子魚心中不由咯噔了一下,心里面稍微有點發毛,差點就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他媽是什么鬼東西!

    兩個骷髏頭組成了這個怪物的肩部,纏繞著延伸出來的脊椎骨就是它的雙臂,一節節慘白的脊椎骨蠕動著糾纏在了一起,暗紅色的干涸血跡逐漸滲透了黑色的斗篷。

    太惡心了!

    蘇子魚一揮手隕星長劍便是從那個怪物的體內穿過,那個怪物的身體稍微僵硬了一下,下一秒又是十多根蒼白的脊椎骨刺向了蘇子魚的腦袋。

    七八根被隕星長劍斬斷的脊椎骨落下。

    可是下一秒。

    它們又好像是活著的蛇一般,自己蠕動著回到了黑色斗篷內,重新跟里面一顆顆的頭顱連接在了一起。

    一些黑色的好似膿液般的液體正沿著頭骨流向那些蒼白的脊椎骨。

    ………………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