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高齡巨星 > 第239章:這個作品,不劃水。3/5求月票。

第239章:這個作品,不劃水。3/5求月票。

    “肅靜一下,咱們現在開始語言類節目的審核彩排。叫到名字的節目,進入后臺準備。其他人在排演過程中保持安靜!

    彩排沒有主持人,只有第一排評委席上,跟文化局光電局領導們坐在一起的導演,手里拿著話筒照著節目單宣布了一下。

    “第一個上臺的,《你好好的,我還行》劇組后臺準備!

    李世信等人這邊還沒在椅子上坐穩呢,便聽到了這么一聲。

    “干爹咱們第一個?”

    張碩聽到這個節目安排,就是一愣。

    此前的排練,老爸這個角色都是張衛雨來演。這么長時間都是這么運行過來的,剛才來的路上,李世信才臨時的交代了變更計劃。

    雖然此時眾人都知道怎么做,但是此前沒有一遍完整的彩排,冷不防讓第一個上臺受審,眾人心里的壓力一下子就上來了。

    說實話,李世信也很意外。

    但是此時,感受到了匯聚到這邊來的一道道復雜的目光,他還是輕輕的拍了拍張碩的肩膀。

    從座位上起身,帶著眾人一起向后臺走去。

    ……

    審核彩排一來是看節目,二來是看導向。

    能上春晚的作品,其實不一定是所有參賽作品中最精彩的作品。

    更注重的是均衡。

    什么均衡呢?

    節目效果和價值導向的均衡。

    就拿小品和相聲來說,搞笑你不能低俗惡搞,改編你不能無腦瞎編。

    你得附和普世的價值觀,還得有正能量在里頭。

    動不動你就三俗,那能上的去嗎?

    李世信深諳這一點,所以此時他的心里還是有底的。從導向上來說,《你好好的,我還行》非常有優勢。

    唯一的問題,就是能不能演出彩!

    后臺,李世信等人換好了服裝?粗F場工作人員將樂隊那一攤和自己帶來的舞臺道具布置好,又跟技術那頭說明了音響和背景音樂的舞臺要求之后,李世信站到了后臺邊上。

    “一會兒不要慌。你們就按照平時排練的演,老張。架子鼓交給你,一會兒音樂部分我來唱,你們伴奏。其他的隨機應變!”

    “好!”

    得到眾人下意識的一聲應對,李世信看著臺下一片竊竊私語,指指點點,深吸了口氣。

    是騾子是馬,是關系戶還是龍吐珠。

    今兒個、

    信爺就讓你們好好看看!

    “上!”

    隨著李世信大手一揮,《你好好的,我還行》春晚劇組彩排,正式開始!

    老爸這個角色本定是張衛雨扮演,舞臺形象上是坐輪椅的,現在李世信直接鳩占鵲巢,坐著那臺系統抽獎得到的電動輪椅,緩緩登上了舞臺。

    隨著一陣稀稀拉拉的掌聲,小品的劇情,從養老院門前父子的一段對話開始;

    手上拿的評估單的兒子,看著坐在輪椅上望天的父親,顯得有些氣惱:“爸!這不是開玩笑!養老院的評估單你就不能認真做嗎?”

    一開場,一個心急于送父親進養老院的兒子形象,就被樹立了起來。

    面對兒子的不耐煩和急躁,父親沉著臉,言語里全是不滿:“我咋就沒認真做?”

    “你看看你這寫的都是什么?”兒子一把將評估單拿到了父親的面前,“咱們看看啊,第一道題;請問您有沒有過手術經歷。a,有重大手術。b,微創手術。c,無手術經歷。你選的啥?”

    “c!無手術經歷!备赣H回答的理所當然。

    “扯淡!”兒子使勁拍了拍那張評估單,嚷嚷了一聲,“您那心臟搭前年剛做的!當時我就在手術室旁邊兒,手術做了一晚上。

    您下手術臺的時候人家主治大夫拉著我的手,都哭了!說是這個手術做完他就想家了!巴掌那么大的地方橋搭了幾十道,說看見您手術完了的心臟,他就能想起過年開車回重慶老家時路過的黃桷灣立交橋......你選c?”

    哄!

    雖然對李世信這個關系戶有意見,但是此時這一個重慶立交橋的梗,還是逗樂了不少現場的演員們。

    聽著臺下一陣哄笑,李世信扮演的老爸眉毛一揚,面對兒子翻出自己的老底,面露得意:“我不認為心臟搭橋是重大手術!

    “我的親爸爸!那不是重大手術是啥?”

    “兒子你看啊,正常人心臟血管就好比是普快,你老子我心臟血管經過搭橋,那就好比高鐵呀!那血液運送量不比正常的強多了?

    所以,心臟搭橋不僅不是手術,反而我認為這是對我身體功能的增強!

    那個什么美國大片里不是這個俠那個俠的嗎?你瞅瞅那個什么什么小蘿卜兔唐尼,在心口窩塞個日光燈就叫敢叫鋼鐵俠,你爹我心臟里全是鈦架構,叫個搭橋俠過分不?”

    父親的雙手比劃著,一本正經的跟兒子說著完完全全的歪理,直接將臺下的眾人給逗笑了。

    神特么小蘿卜兔!

    神特么搭橋俠!

    哪兒來的編劇啊這么能貧?

    看著氣氛起來了,李世信直接對臺下攤了攤手:“所以我選c,有毛病嗎?”

    “沒毛!”

    臺下,幾個歌舞類的演員也給面子,直接充當了捧哏觀眾,哄笑了一聲。

    見到李世信不知不覺間便將氣氛給搞了起來,張碩著實松了口氣。

    但是在面上,還保持著兒子的無奈和急躁:“行!那這道題咱們就不說。下一道題:“身體機情況,生活自理程度。a,完全不能自理。b,部分不能自理。c,完全能夠自理。你為啥選c?”

    面對兒子的質問,父親更是理所當然:“我說的是實話!”

    兒子忍不住了,“您的腰部神經受到舊傷壓迫,已經快半身癱瘓了!大小便失禁天天穿尿不濕您心里沒數嗎!怎么能選c呢?”

    面對兒子突然揭開的這個老底,父親明顯的一愣,臉上露出了些許的悲愴。但是隨即,便哈哈一笑,“我尋思,尿不濕是我自己換的。那不就是自理嗎!”

    父親的歪理,徹底打敗了嘴笨的兒子,面對執拗且鐵了心耍賴皮的父親,兒子徹底沒了辦法,帶著一臉的幽怨道:“我說爸,您這是誠心報復我小時候寫作業時氣你的一箭之仇吧?”

    “你這么想也行!”看著無可奈何的兒子,父親面露得意:“你小時候你做連線題的時候,把鉛筆連到十五米,菜刀連到四十米的時候,沒想到有這么一天吧?知道這叫啥不?百因必有果,你的報應就是我!”

    “嗨!”

    看著父親故意的模樣,兒子狠狠一拍大腿,在臺下一片哄笑中,背過了身去:“爸,這個養老院,你必須去!”

    “老子不去!”

    “必須去!”

    “嘿,老子就不去,氣死你!

    哄!

    臺下觀眾看到父子二人在臺上斗法,老子氣兒子時老頑童的樣子,不禁大笑。

    但是同時,他們的心中也升起了一絲絲的疑惑。

    為什么,這個兒子這么急切的要送父親去養老院呢?

    這看著,不孝順!

    正在眾人疑惑之際,兒子用臺詞,解答了眾人的疑惑:“爸,隊里今天開了會。專項掃毒行動下個月就開始了,您這個樣子,讓我怎么放心去執行任務?要不然,我就跟隊長打個報告,告訴他您身體不行,申請不去得了!

    聽到這句臺詞,臺下的演員和評委們心中一凜。

    來了,這主題!

    “放屁!”

    正在這時,之前一直用無賴手段跟兒子打太極的父親,聽到兒子這么一說,急了。

    “你不去,你的那一隊里就少一個人。誰頂你?缺了一個人,執行任務的時候會產生什么后果,你做了這么多年緝毒警,不清楚?”

    面對父親的一聲叱喝,兒子一愣,顯然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低下了頭去:“可是爸,您這樣,我真的放心不下!”

    “放不下你也得放!”父親臉上的頑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嚴肅甚至是嚴厲:“你因為自己的問題,讓你的兄弟讓你的戰友承擔風險,這就是你的擔當?

    莫不說自古忠孝難兩全這種屁話,當初你考警校的時候,老子清清楚楚的告訴過你。你想跟你老子一樣干緝毒警,那得有心理準備!

    什么心理準備?走上了這條路,你的心里工作是第一位,家庭和親人是第二位的準備!

    因為你爹不去養老院你就不去執行任務,你還當什么緝毒警?”

    面對一個父親同時也是一個緝毒戰線前輩的呵斥,兒子深深的低下了頭去,看著輪椅上老邁的父親,他欲言又止:“爸……”

    “聽我命令!立正!”

    兒子站直了身子。

    “向后轉!”

    兒子紅著眼圈,轉過了身去。

    坐在輪椅上,看著兒子那高大的背影,父親臉上的嚴厲緩緩的被柔和而取代。

    “回隊里,該干嘛干嘛去!老子的事兒,不用你管!

    當初那么多亡命之徒刀槍棍棒難不住你老子我,寄到門口的子彈、貼在我車門上你們娘倆的照片,威脅恐嚇難不住你老子我。

    現在這半身癱瘓和大小便失禁,就能難住我了?你就放心的去干的工作,至于你老子現在行不行,我會證明給你看!”

    面對抽噎的兒子,老人重重的吸了口氣,吐出了一個字兒:“滾!”

    沒有回身,兒子抹了把眼淚,猶豫了一下之后,大步走下了臺去。

    《你好好的,我還行》第一幕到此,告一段落。

    短短的三分多鐘劇情。

    臺下,本想著看關系戶熱鬧的明星們,此時已經完全坐正了身體。

    沖著這個笑點與淚點并存的開頭,他們已經感覺到了;

    臺上的演員,或許是憑各種關系門路過的兩道審核。

    但是臺上的這個作品,絕對不是關系戶劃水的水準!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