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書盟 > 眾神世界 > 第216章 位面之主。ㄋ母笃保

第216章 位面之主。ㄋ母笃保

    “真好……”

    帕洛絲小心翼翼用兩手托著那一片花瓣,仿佛托著自己的小心子。

    哪怕黃金美杜莎項鏈,此刻都無法掩蓋她驚世的容顏。

    但是,沒有人看帕洛絲。

    全都望著鮮花龍卷風的中心,面色各異。

    原來,巨樹峰不是鮮花龍卷風的中心。

    蘇業才是。

    山頂上的波斯人、伊欣娜和哈恩納斯走到山頂邊緣,向下望著臺階上的蘇業。

    此刻的鮮花龍卷風密密麻麻,厚如墻壁,高若通天,宛如一根鮮花天柱。

    帕洛絲捧著花瓣,緩緩抬頭,詫異地望著厚厚的鮮花龍卷風。

    蘇業已經被完全擋住。

    億萬花瓣綻放出璀璨的光芒,鮮花龍卷風仿佛像小太陽一樣,再次照亮巨人丘陵。

    突然,鮮花龍卷風開始坍塌,變得稀疏。

    大量的花朵憑空消失,仿佛墮入無底黑洞。

    等鮮花漸漸變少,露出蘇業的身形后,所有人才看清發生了什么。

    花瓣如同蝴蝶歸巢一樣涌入蘇業的身體。

    直到最后,整座神力位面的所有花瓣,融入蘇業。

    帕洛絲低下頭,就見最后的粉色花瓣緩緩融化,融入掌心。

    “原來,是他送我的……”

    帕洛絲仰頭望著半山腰的蘇業,眼中群星燦爛。

    “發生了什么,難道蘇業得到位面之心了嗎?”霍特問。

    沒有人回答霍特。

    因為每個人的心中都浮現相同的疑問。

    不遠處的貴族聚集地,剛才還同仇敵愾的貴族學生呆呆地望著蘇業。

    無論他們心中何等焦慮,但此時此刻,他們都挺直腰身,靜靜地看著,等待最后的結果。

    每一個人都相信,蘇業不可能得到位面之心!

    絕不可能!

    巨人丘陵不應該屬于魔法師。

    貴族不應該輸給平民!

    哈恩納斯看著還在冥想的蘇業,快步走下臺階。

    噔噔噔……

    在離蘇業還有三米的時候,三個火焰地精舉起骨棒,虎視眈眈望著哈恩納斯。

    哈恩納斯停下,望著下方的蘇業背影,雙眼之中,仿佛同時上演一百場戲劇。

    他這一生,從未感到如此復雜的情感,哪怕一頭磕在桌子上的時候,也不曾如此。

    不一會兒,蘇業睜開眼睛。

    “花呢?”

    “嗯?”蘇業突然發現,下方各大陣營所有人都望著自己,自己的同桌們也在望著自己。

    帕洛絲好像徹底拋下冰冷的面容,臉上掛著甜甜的淺笑,笑得那么自然,好像這才是她最常見的表情。

    蘇業發現,帕洛絲看向自己的目光,多了以前沒有的喜悅。

    怪怪的。

    “或許我誤會了?他們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山頂?”

    蘇業扭頭看向身后,結果發現哈恩納斯竟然就在身后,而波斯人站在山頂邊緣,全都看向自己。

    “為什么都看我?”蘇業疑惑不解地看向哈恩納斯。

    “您不知道?”

    哈恩納斯說完,臉上火辣辣的,沒想到不小心用了真正的敬稱,而之前稱呼閣下只是客套話。

    “我就冥想了一會兒,至于都盯著我嗎?”蘇業一臉茫然。

    “在你冥想的時候,一界飛花全都向你聚集,最后全都進入你的身體。飛花因你而終,也必然因你而起!

    哈恩納斯的語氣中充滿無盡的幽怨。

    “真的?”

    “真的!

    “那真是可惜了,我沒看到!碧K業望向天空。

    原本明亮的光芒消失,整個位面又恢復暗淡天光。

    天空再一次變為灰藍色。

    “你……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哈恩納斯走到蘇業身邊,抓著蘇業的左手腕,緩緩高舉。

    蘇業看向自己的手背。

    藍色的魔法印記還是老樣子。

    印記中的數字卻大變樣。

    6246。

    “這是……”

    哈恩納斯嘆了口氣,道:“一界飛花賀新主!

    “為什么我會成為位面之主?”蘇業問。

    哈恩納斯沉思幾秒,緩緩道:“我剛才也沒想通。但仔細思考你成為位面之主的時機,恰恰是在以一己之力戰勝并封鎖波斯人之后,我猜測,我們過去對位面之心的看法可能有誤。過去我們認為,位面之心只受力量、運氣和血脈影響,但這一次,位面之心選擇了你,應該是因為你的精神!

    蘇業看著哈恩納斯。

    哈恩納斯繼續解釋道:“無畏的精神。古代泰坦,是天地間第二批生靈。一部分墮入邪惡,一部分化為眾神,一部分如普羅米修斯,對抗眾神,無畏無懼,自傲自強。你是魔法師不是戰士,你沒有血脈,你也不像有些位面之主運氣好一進入就收服位面之心,但是,當你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第二魔奇學院后,位面之心選擇了你!

    “你確定?”蘇業問。

    “猜測,一切只是猜測。畢竟,這是神靈都無法知曉的事。每一座神力位面,都是一個獨立的世界,都像是一種獨特形式的神靈!惫骷{斯道。

    “你比我都興奮!碧K業微笑道。

    “成為位面之主后,需要很久才能進出,少說以十年計。放到您身上,我懷疑,您可能最多一年就能正式進出巨人丘陵位面,甚至可能更早!惫骷{斯道。

    “你想多了,我都沒那么心急。我現在最想做的是,找時間多學習位面學的知識!碧K業道。

    哈恩納斯突然想起什么,道:“對了,回去之后,找你們學院的老師準備一下。不出意外,地系魔法協會的人會找上你。你擁有地系和巨人雙血脈力量,可以直接擔任理事。當然,你的位階太低,或許是個小障礙。畢竟,擔任理事一般都是圣域,只有極少數人是黃金。如果你成為理事,那一定是全世界位階最低的魔法協會理事!

    “我現在的時間要用在學習上!碧K業道。

    “您如果永遠只想當一個好學生,可以不用加入。如果想要在魔法界有所建樹,在面對意外的侵害的時候,得到更多的幫助,魔法協會是極佳的場所。魔法議會的派系林立,但各魔法協會內部,非常團結!

    蘇業突然道:“一個人能不能加入多個魔法協會?”

    “這倒是沒問題,很多大師都在多個魔法協會任職,只不過要分清主次!惫骷{斯道。

    兩個人一邊下山,一邊聊天。

    山下,貴族聚集地。

    “6246!

    尤金親口報出了蘇業左手上的數字。

    那些貴族學生,一開始還挺直身體,但慢慢地,他們的骨頭被抽走,他們的肌肉被溶解。

    他們緩緩坐在地上,有的迷茫地望著天空,有的空洞地望著山腰上的蘇業,有的低頭看著草葉,一言不發。

    還有一些人,如同喝醉的酒客一樣,癱坐在地上。

    巨大的數字徹底擊潰了他們的意志。

    那些原本還想繼續為尤金送分的貴族,陷入一片迷茫。

    “我們貴族所有的分數全加一起,能達到六千分嗎?”一個迷茫的聲音叩擊所有貴族學生的靈魂。

    “不夠,加上柏拉圖學院的人也不夠,甚至加上波斯人的也未必夠!

    “那我們……就不爭了吧!

    突然,低低的哭聲響起。

    一些年紀小的貴族紅著眼,不斷擦拭止不住的鼻涕。

    “起來!都起來!你們為什么要坐下,試煉還沒有結束!”一個滿臉雀斑的貴族少年突然站起來,身體輕輕晃蕩,沖著所有人大喊。

    貴族學生們看著這個少年。

    “我們還沒有輸!試煉還在繼續!如果我們停下來,不就等于向平民低頭了嗎?我的父親告訴我,寧可向野獸低頭,也不能向下賤的平民低頭!我們還沒有輸!都起來!尤金,我還有3分,我要挑戰你!我要挑戰你!”

    “算了吧!庇冉鸬哪樕细‖F絲絲痛苦之色。

    “怎么能算了!我的曾祖父以傳奇之身拯救十萬大軍!我的祖父以圣域之身立下赫赫戰功!我的父親是全雅典最優雅的黃金戰士,我們一家,與榮譽同生,與勝利同在,怎么能輸給平民!”

    “你呢?”尤金問。

    大喊大叫的貴族少年呆在原地。

    尤金突然自嘲一笑,背起背包,向魔虎林走去。

    北風家族的格爾納望著尤金的背影,也背著背包,跟著尤金走去。

    “至少,蘇業的成績分,不是吼出來的!

    數百貴族學生中,只有七個人默默地收拾行囊,走向魔虎林的方向。

    “叛徒!你們都是貴族的叛徒!”那個貴族少年沖著尤金的背影大喊。

    其余的貴族學生,有的繼續發呆,有的低頭抹淚,有的低聲咒罵,有的盯著蘇業,面色陰郁。

    蘇業回到魔法別墅。

    “蘇業,你都做了什么?怎么突然被位面之心認可了?”霍特驚喜地問道。

    “你不會真的戰勝了波斯人吧?”

    “位面之心只有5000成績分,你那另外1246分是怎么來的?”

    蘇業先看了一眼帕洛絲,才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跟波斯人決斗了幾場,然后就有了位面之心,可能是運氣好!

    “鬼才信!”

    “你到底干了什么?”

    所有同桌都盯著蘇業。

    “收拾一下,咱們搬家!

    “搬哪兒?”

    “一邊走一邊說!

    很快,蘇業又收起魔法別墅,帶著同桌們來到巨樹峰的山腳下,在第一階臺階邊,樹立起魔法別墅,徹底堵住巨樹峰上下山的道路。

    所有同桌目瞪口呆。

    對面的試煉者也疑惑不解,蘇業這是瘋了?

    堵波斯人的路?

    柏拉圖學院的學生急忙跑過來問怎么回事,蘇業使用魔法胡子正式宣布。

    “鑒于波斯人的霸道行為,我決定給予波斯人相應的懲罰!自現在起,禁止波斯人下山,除非在決斗中勝過我。惡意闖關者,死!”
大乐透预测精确号码